衡水桃城区检察院周俊芝:老街旧事

2017-06-14 10:04:59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 周俊芝
 
     生活一直在改变,一切在远遁中新生。
 
     老街曾经是县城旧址所在地,是一条水泥路,长400多米,宽约10米,南北走向,有两条东西走向的小胡同,穿街而过。老街曾经是故乡人生活的寄托,是孩童们撒欢的乐园,是父老乡亲农闲、过节时聚会唠嗑的地方。
 
     那弥漫在街头空气中浓烈醉人的酒香,晨雾中的鸡鸣,夕阳里的犬吠,果子铺里的诱人的糖果子,沾着香菜叶的豆腐脑,滑溜溜的韭菜馄饨,吊炉烧饼的清香……一切似乎还在眼前。我仿佛置身于来往的人群,慌张地寻找失散的小伙伴。一阵风来,老街空荡荡的,往日的繁华与热闹,那种亲近感已无处寻觅。怅然若失,难道这就是时代赋予成长的代价,还是我的心已老去?
 
     老街留下苔痕斑驳的老墙,无声地诠释着往事。在梦中让思念叠成长长的路,铺向多年不曾亲近的老街和稚拙洁净的童年。
 
     老街东西两边是各色商家,有镶牙铺子,理发铺,金银首饰店等。最有特色的是老街的供销大楼,里面什么都有,但比街上摆摊的要贵很多。供销大楼里的售货员都是漂亮的姑娘,要是能去里边买一两件东西,那可是一种自豪,这也一直是我孩提时的梦想。
 
     镇上还有一个图书馆,一个大剧院。图书馆有几间平房,院子很小,里面种着苍翠的柏树和几棵月季。我总是喜欢折几枝柏树叶子夹在书页里,相当于现在的书签。图书馆门口有一个卖小人书的老人,我是常客,但从来不买,因为兜里没有半毛钱。还好老人从没有让我觉得难堪。
 
     大剧院那时在我眼里绝对是“高大上”,高达四层楼的建筑,有点西式的风情。工作人员都穿统一的服装,卖票的阿姨特别牛气。但不管怎样能进去一次都足够向小伙伴们炫耀一整年的了。我整个的孩提时代只去过一次,所以,直到30多年后的今天,我仍记忆犹新。
 
     那次,奶奶突然答应要带我去老街的剧院看戏。尽管我对看戏没什么兴趣,却因为对大剧院上瘾,竟兴奋得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我们带着干粮,走了六七里路到了剧院。路上,奶奶还答应中午要带我吃馄饨。到了那里卖票员说我超高要买票,奶奶不给买,跟她吵起来了,我趁机溜进去了。剧院可不是每天都有戏看,也不是每周都有,得赶机会。人多没有空位,我只好坐在地上。我望着高高的房顶,看着人们专注的眼神,在生旦净末丑咿咿呀呀地来回转换中,我竟然睡着了。当我醒来时,剧院里已经没几个人了。我们遇见了我的六奶奶和来接六奶奶的六爷爷。奶奶就没带我吃馄饨,拉着我坐着六爷爷的马车回家了。多年来回忆起这件事,我仍然耿耿于怀于那碗馄饨,但也仍然感到那么快乐。
 
     行走于老街,触目所见,令我忆起旧日时光,想到蹉跎的岁月,泪潸潸。那些陈旧却珍贵的往事,它带着我穿过时间的长河,去故乡某个安静流淌的河边静看夕阳。
 
     许多年以后,我仍然记得和舅妈在灶台边拉着风箱,有时被呛得止不住咳嗽,熏得眼睛直流泪,在漆黑的锅底用树枝胡乱写东西,往余灰里埋些花生和红薯……那样的日子过得很慢,有种粗糙的颗粒感,偶尔磨得人生疼,却真实丰盈。
 
     这就是成长,酸楚中有梦想。这就是岁月,短暂且又悠长。这就是人生,忧伤中蕴育幸福。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一切都已远遁,一切又在新生。
 
     (作者单位:衡水市桃城区人民检察院)
 
文章关键词: 老街 旧事
相关新闻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