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辰国:过年那些事儿

2018-02-13 10:00:38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闫辰国
 
     春节马上就要到了,街上比往常热闹一些。过年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了小时候那样的期待。看到大街小巷人们为过年而匆匆的脚步,不由得使我想起了小时候家乡过年的情景……
 
     小时候,一进入冬闲,母亲就忙着纺花织布,为的是能赶在春节时让一家老小穿上新衣、新鞋过年。为此,她没白天没有黑夜地劳作。煤油灯下,纺车发出有节奏的声音,至今让我难忘。那声音时常伴我入梦,而我也在多少次纺车发出的“嗡嗡”声中醒来。
 
     到了腊月二十五这天,家家户户扫房、晒被褥。乡亲们有的从集市上买几张年画贴在墙上。这一天,村里给各家接的临时电灯亮了,一向黑黢黢的街道一下子亮堂起来。我们尽情地在街上疯跑玩耍,不想回家,很担心这样美好的日子会结束。
 
     大街上卖鞭炮的向来来往往的人们招揽着生意,嘴里不停地吆喝着“南京到北京,买鞭听音声,哎!比一比看一看了!”摊主不停地燃放鞭炮开展比赛,因为谁的鞭炮响、价格低,谁的生意就会红火。置办年货的人们背筐的、拿篓的,持布袋的,比肩接踵,冷清了一年的街里热闹无比。
 
     剩下的这几天各家都会做很多馒头、枣卷、粘窝窝、包子等,所蒸的干粮够一家人吃上大半个月的。大人们忙不过来的时候,母亲就让我和妹妹帮着烧火或剁白菜馅。因家里人多,所以需要的馅自然也多。我每年都要帮母亲剁很多棵白菜,撒过盐的白菜被剁碎以后,菜汁便顺着菜板儿不住地向下流淌,一不小心便会把棉鞋弄湿。整整两天,左邻右舍剁菜声、剁肉声此起彼伏,宛若美妙的天籁之音。
 
     年三十这天,家里人各忙各的事。父亲忙着劈柴,在灶间准备了一堆堆的柴火,摆放得整整齐齐。母亲包饺子时不忘在其中一个饺子里包上一枚2分的硬币,对孩子们说谁吃到了这个饺子,就预示着在新的一年里交到好运气,我们都盼望自己能吃到那只饺子,成为最幸福的人。
 
     哥哥在一旁聚精会神地写对联、贴春联。农村人为了图吉利,贴春联的地方较多,除了大门口外,还有盛粮食的瓮、上房的梯子、睡觉的土炕、院子里的树上、常骑的自行车,甚至院子里的一块石头都要贴上春联。譬如在瓮上贴“入新年粮食满瓮”,梯子上贴“入新年上下平安”,自行车上贴“入新年人车保平安”,树上贴“入新年树木茂盛”,角落里的一块石头上也贴着“入新年青龙大吉”字样。
 
     年三十是要守岁的,也就是聚在一起熬一个通宵。我们这些小孩子在外疯玩儿,实在困倦极了,钻到麦草窝里倒头便睡。当凌晨的鞭炮声把我们从睡梦中惊醒后,才匆忙往家跑,穿上期盼已久的新衣服。那时,大哥已经工作了,早上他一准儿会给我和妹妹们每人2角崭新的压岁钱,着实让我们激动不已。
 
     大年初一这天,大人们起得早,凌晨四五点就起来开始忙活了。吃完饺子天还不亮,乡亲们陆续相互“走节”拜年。也就是晚辈到长辈家里给长辈磕头问好。“走节”还有一层含义就是“解疙瘩”。乡亲们在一个村里居住着,生活中难免会出现磕磕绊绊闹矛盾的事情,通过相互“走节”拜年,递一支烟、喝一杯茶,开口一笑抿恩怨。这个习俗,在我的老家至今仍保留着。
 
     天大亮了,大家各自散去。当时农村还没有电视,村里给各家安装了有线小喇叭,不时播放革命歌曲和样板戏。中午,每家都要做白菜、粉条、海带和猪肉熬制的大锅菜。那时,觉得能吃上大锅菜,心里感觉无比的幸福。
 
     初二这一天,是已婚女子和女婿回家给岳父岳母拜年的日子。初三、初四这两天是走亲戚的日子,晚辈给姥姥、姑姑、舅舅、姨娘拜年。那时老百姓家里都穷,晚辈去给长辈们拜年时,一般都是用篮子装上16个馒头,权做礼物。有在外工作挣工资,生活条件尚好一些的,拜年时到供销社里买两包饼干带上,也是很有面子的一件事情。初五这天,农村人叫“恨无穷”,扫些垃圾,在垃圾上放些鞭炮,寓示着把贫穷赶走……
 
     出了正月,春节的气氛在慢慢消失,直到二月二 “龙抬头”,从此,农忙开始了,春节也就过完了。
 
     (作者单位:邢台市公安局桥西分局)
 
文章关键词: 事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