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振福:亲人到了,年就到了

2018-02-13 10:01:37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戴振福
 
     父母健在时,一过腊月二十三,在老家居住的父母就会早早打来电话,要我们提前准备,早点回家过年。
 
     说实在的,在城里生活惯了,回老家过年还真有点怵头。别的不说,回家一趟像是一次小搬家,吃的、喝的、用的,都得捎带上。老家年久失修的土炕已凹凸不平,睡上一宿浑身生疼。但是,父母已把炕烧得热乎乎的了,早已盼望着儿子、媳妇,还有孙女回家过年。
 
     也许年龄不同,对过年的感觉不一样。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便越来越倾向于回家过年了。不仅是因为如梁实秋先生所说,“过年需要在家里才有味道”,而是因为回家过年可以陪着父母说说话、聊聊天,帮着父母做一些零碎活,像扫扫房、洗洗碗、劈劈柴、贴贴春联等活计,在言谈话语里,在一言一行中感受着温馨和浓浓的亲情。
 
     我的工作单位离老家并不太远,但因工作性质的原因平时很少回家,即使回趟家也总是来去匆匆。
 
     有时,父母梦见了儿女甚至梦见了与儿女相关的事物,也总是在第二天早晨打来电话,问儿女出什么事没有。由此可见,父母对儿女的思念是多么强烈。所以每次回家过年,父母总是希望儿女在家陪伴在自己身边,哪里也别去才好。但是,做到这一点是很难的。因为我有许多朋友要见,一些长辈要拜访。记得有一年,腊月二十九的下午,我去了当时在外当兵也是回家过年的“发小”家。多年不见,自然有许多话要说。不知不觉间,已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我欲起身回家,但“发小”十分热情,一家人更是极力相留。无奈,我只好再次坐下,准备在他家就餐。但坐下不久,父亲就风风火火地跑进屋来,不由分说,拉起我的胳膊就往外走,尽管“发小”家再次挽留也无济于事,弄得他家很是尴尬。在回来的路上,我埋怨父亲太鲁莽,父亲却说:“鲁莽什么,在家就这么几天,在自个家还新鲜不够呢,干吗还要去别人家吃?”听了父亲的话,立刻觉得刚才埋怨的唐突,没能真正理解父亲的心思,眼里不由地有了几分潮湿。
 
     时间如流水般转瞬即逝。不知不觉间,十几年过去了,父亲、母亲先后离开了我们。我不得不感慨时间地流失之快。世事沧桑,物是人非。即使现在再想回家过年也已不可能了,因为父母已经不在,老屋也已易主,故乡已成他乡。所以,每次过年时,我总会想到父母,但只能翻看父母过去的照片,翻阅留有父亲笔迹的记录本,以此回忆与父母在一起的时光,感觉还是那样的甜蜜。
 
     后来,女儿考上了南方一所大学。毕业后,在当地找了份工作,所以,每当过年,我们就会期盼着孩子早一天的归来,也只有在此时,才能真切地感受到当年父母盼望我们回家时的心情。我们盼望女儿归来,天天掐算,时时惦念,唯恐有个闪失,唯恐有个不测。虽然,现在通讯发达了,思念紧了也可视频聊天,但终究不是人在身边。过年了,孩子不在家,一家人不团圆,感觉就不像是过年。在我们心里,不是年到了,女儿才到家。而是女儿到了,年就到了。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特别注重家庭、家族观念,注重亲情孝心。亲情和孝心具有一种巨大的力量,是一种巨大的亲和力及凝聚力。有了这种巨大力量,才会有家庭和睦、社会安宁,才能不被任何力量打垮。
 
     “亲人到了,年就到了。”这句话看似简单,却饱含着多么浓稠的亲情啊!
 
     (作者单位:南皮县公安局)
 
文章关键词: 亲人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