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洁:光阴·巷子

2018-04-13 15:15:14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 刘洁
 
     一晃就是几年过去,没想到能再次来到成都。
 
     我喜欢成都的古镇,还有古镇的巷子。上次到成都,看的是洛带。这次来成都,又看了宽窄巷子、锦里和街子古镇。
 
     宽窄巷子的人很多,可以说摩肩接踵,但这并不能阻挡巷子所散发出来的独特魅力。门前的几杆翠绿,门庭的一水莲花,镂空的木窗格子,蓝砖青瓦上苔藓的·一抹青绿,门框两边雕花的古代女子,随便一望都是艺术的享受。
 
     我经过那家叫“柔软时光”的庭院,看见院内的几叶葱绿从镂空的木窗里探出身来,看见门前空落的藤椅和茶几在时光里柔软地凝视,看见花瓶里三两枝红色的康乃馨安静地微笑,一些雾气从院子里弥漫出来,在这些人群挤挤里总会想:那旧时的光阴里,曾与谁相识、相遇?
 
     去看锦里的时候,恰是正午时分,有些恹恹的情绪笼罩着,脚步也懒得挪移。成都将舒适和惬意渗透到行走的每一个细节。累了,倦了,随便找个茶馆打发光阴。在锦里,不着急浏览风情。几杆翠竹做篱笆,喝茶就在院子里,几把大木伞遮挡出阴凉,空调扇呲呲地冒着冷气,穿着旗袍的女子低首含眉,弹奏着古筝曲,宛转悠扬。一盏茶,随你喝到天黑,你不走,主人不改盛情。我看了看周围的茶友,五六个驴友打牌正打得热闹;一对情侣在轻声私语;留着白花花胡子的老人,很神秘地和那个年轻人说着什么。只有那弹古筝的女子,枉自在自己的世界里曲调悠扬,一曲完了,稍加思索,即开始弹奏新的曲子。她对眼前的喧闹,置若罔闻,听与不听都不重要,她只是想给茶香一个背景;赏与不赏都不要紧,她只想在高山流水里找到存在。我没有旁的事,就静静地听,远远地看,看她手指拨动琴弦时的优雅,看看是哪一串音符打开了我的心。
 
     斜靠在躺椅上,慵懒地眯起眼,真是一段悠闲的时光。茶喝够了,精气神来了,开始逛锦里吧!在锦里,或快或慢,都由自己掌握,吹糖人的、炒茶叶的、做风车的、卖耍货的,全部都是手艺人。在锦里,还有一个“旅人邮亭”,可以把明信片寄给未来的自己。狭小的桌子上,趴着好多旅人在写明信片,有的用手遮挡着所写的内容,那是写给谁的秘密呢?许是写给未来的那个他,许是写给他的那个未来吧?
 
     在成都的第二天下午,去看了古镇“街子”。街子古镇在凤栖山下,与青城后山连接。下了大巴车,就换上了旅游观光车。古镇的外街很冷清,来来往往的大多是街子里的本乡人。我还是喜欢在这样的未火起来、稍显寂寞的古镇旅游。这里没有那么多的人,又没有很浓的商业气息,街子的原始味道更浓郁。我们从街子味江景区开始参观,唐代“一瓢诗人”唐求的雕像就立在景区入口。导游让我们猜一猜唐求袖边挂的葫芦里装的是什么?我们异口同声地说是酒。这个回答恰好落入导游的“圈套”, 她说:“知道你们会猜酒,错了,是唐求写的诗。”原来,唐求每成一诗,都会将诗稿搓成纸团,投入葫芦,所以才有了“一瓢诗人”之称。我们一路沿着味江行走,几条画舫泊在岸边,尽显空洞的寂寞。味江清澈,青瓦白墙,青葱的树木倒映水中,水岸河滩,两只白鸟停停飞飞。亭台无言,楼阁不语,舟渡无人,远处的烟雨廊桥更是深锁了无边愁绪。来到古镇的街里,突然多了些热闹,江边的冷清也一带而过。街子的美食是最地道的,吃耙子火锅,尝伤心凉粉,买几袋街子汤麻饼,带一罐香辣酱……在街子,我们吃得满口留香。
 
     坐上电瓶车,离开街子古镇,耳边回荡的那首歌古香古色。电瓶车向前开,我朝后座,眼前的街子离我越来越远。一辆带篷的电动三轮车从我身边经过,车中独坐的女子细眼长眉,像从明清的画卷中走来,一些情绪弥漫了我的脑海。时光的画卷里,我们爱过的人,爱过我们的人,我们敬重的人,帮助过我们的人,值得我们感恩的人,一一走来,又一一走远。时光像一条窄窄的巷子,我们熟悉的那个人,一转眼消失在拐角里,不容追赶......我们共同演绎着世间的悲欢离合,追随着岁月,体味起起伏伏的人生。
 
     (作者单位:平山县人民法院)
 
文章关键词: 光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