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平:我的母亲爱学习

2018-05-11 10:26:28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贾平
 
  今年5月13日是我母亲78岁生日。步入耄耋之年,大多老人都在悠闲的时光里享受天伦之乐亦或寻求自己的乐趣,母亲也是如此。她的业余爱好很多,但这几年身体不大好了,大多时间闲适在家里做些室内活动,但在她的日常生活中唯一每天都坚持的一件事儿就是学习。读书、看报、看电视新闻,尤其喜欢关注国内、国际大事。
 
  别看母亲年近80了,但从学习方面来说,母亲在我们所有的家庭成员中是能力最强、成绩最好的。从小到老,不论在家乡、在学校、在单位,她一直都是个学霸。
 
  草丛里飞出金凤凰
 
  母亲出生在河北农村一个贫农家庭,家徒四壁。母亲兄弟姐妹七个,母亲在家里排行老大。母亲到了六七岁该上学的年龄,我的太姥姥一点也不支持母亲上学,幸亏姥爷是个很开明的人,他坚持把母亲送进学堂。
 
  进入学堂,母亲很争气,学习成绩一直名列第一。每天放学后,太姥姥让母亲干农活儿、干家务、带弟弟、妹妹,母亲一点怨言也没有,用自己单薄脆弱的小身板挑起家庭的重担。每天忙完这些后,等家里人都睡了再点上煤油灯看书。
 
  夜深人静,母亲凑在灯芯如黄豆粒般大小的油灯旁如饥似渴地吸吮着知识。就这样,母亲在贫寒、艰苦的环境里克服了无数让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从小学一直读到了高中,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高考时,母亲更是摘得桂冠一举成名,考上了河北师范大学数学系。在那个食不果腹的年代,十里八乡就考出了她一个女大学生,真是草丛里飞出了金凤凰。
 
  人到中年学不休
 
  母亲上班后在企业工作,全厂上千职工,她是厂里的工程师,更是全厂的技术权威。平时厂里的职工们都亲切地称呼母亲为“李工”,也有好多人叫她“师父”。母亲有很多徒弟,他们都是大中专院校毕业后分进厂的年轻人。记得小时候母亲经常把这些“大哥哥、大姐姐”一样的徒弟们带回家里,边给他们改善生活边给他们讲解技术知识。
 
  在我印象中,母亲一年四季都是一身洗得发白的粗布蓝色工装,齐耳短发,每天上下班胳膊里都夹着图纸,长的、短的,看上去很干练。
 
  母亲四十多岁的时候因晋升高工需要考英语,但母亲英语零基础,二十六个字母都不识,她一点也没有畏惧,买来书本、录音机、授课磁带,从字母开始夜以继日地刻苦学习,经常是学到半夜,天不亮又起床学。
 
  通过不懈努力,母亲在上有老、下有小,在生活中有操持不完的家务事儿,在单位里有忙不完的工作的中年时期,又一举攻下了英语这门语言。听得懂、说得出、写得顺,在晋级考试中成为全厂唯一的女高工。
 
  活到老学到老
 
  古代雅典著名政治家梭伦说:“活到老,学到老”。这句话用在母亲身上再合适不过了。母亲退休后帮我带孩子,女儿上小学后在校学习成绩优秀又多加上了一个奥数班,但真正学起来可没那么容易。母亲知道后便在家钻研起来,琢磨透了就成了女儿的业余奥数老师。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母亲的精心辅导和女儿自己的努力下,女儿一路考上重点学校、重点班。
 
   时光如梭,母亲大半辈子操劳,过了70岁以后,身体多恙,因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等不适症状直接影响了生活质量。但这一点儿也没有影响她对生活和学习的热情。为了锻炼身体,母亲拜师求艺,学习剑术和太极,练得有模有样,有时还去参加表演。在家的时候仍然坚持读书看报。有时我劝她多休息少看些书,她还总教育我:“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秉烛之明。”我很受启发,对自己更是一种激励。
 
  诚然,不爱学习,即使大白天睁着眼,也只能两眼一抹黑;只有经常学习,不论年少年长,学问越多心里越亮堂,才不至于盲目处事、糊涂做人。母亲就是一个爱学习、有智慧的人。
 
  前段时间,家庭聚会时我们在闲聊微信里朋友圈的一些事儿,母亲听得热闹顺口一说也想换个智能手机加入我家的微信群,和我们互动。我悄悄记下了她这个愿望,在母亲生日这天,我要把这个新装备送给她作为生日礼物。愿母亲在使用、学习新技能中能找到新的乐趣。(作者单位:河北省公安厅)
文章关键词: 我的母亲 贾平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