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丰南区人民法院张瑜:念你

2019-04-12 17:09:52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张瑜
 
  泰戈尔说,生如夏花之灿烂。这半句诗行,曾是我写给你的文章里的第一句,而今我仍然不愿意提及它的后半句。突然想起你,在这个下着雨的春日夜晚。我不喜欢想起这个词,这意味着你离开已经很久了,久到你的模样在我的脑海里越来越模糊了。
 
  天气一天比一天变暖了,国丰大街130号的樱桃花开了,那深深浅浅的白色,像极了你的样子。记得你写过一首叫作《那白》的诗,那白如此纯粹,纯粹得似乎很难投入一粒尘埃。你在那边还好吗?你那里的春天,是不是早已一树一树的花开?你是不是依然留着长长的头发,穿着白色的裙子?你嘴角上扬的弧线,是不是还如同这春天般美好?
 
  你知道吗?我时常感到难过和不安,我写过那么多的人和事,唯独留给你的文字满是眼泪和悲伤。想起那个初秋的早上,我被一个电话从睡梦中惊醒,然后得知你离开了。我恍恍惚惚地赶到单位,度过了无比漫长的一天,而之后的几天里,我在每一段有你的文字里怅然若失。我很惭愧,我该怎样把你短暂的一生,写进一篇不足3000字的文字里。
 
  过往的岁月中,总有一些时刻让我想起你。我会在写材料的过程中被一些数据搞得焦头烂额时想起你,因为给我这些资料的人不再是你;我会在编写每一篇和审判管理有关的信息时想起你,因为那些成绩也曾是你的骄傲;我会在你的好朋友执着地坚持法官梦想时想起你,因为她像你一样执拗得让人心疼;我会在和你同部门的小伙伴聊天时想起你,因为我总是在她们的身上看到你的影子。
 
  你走的那年38岁,很多人为你感到遗憾和惋惜。你在立案窗口坚守了那么多年,很多当事人记住了你恬淡的笑容、轻柔的声音。你在审判管理岗位上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很多同事记住了你专业的精神、严谨的态度。你那么优秀又独立,你那么认真又细致,你那么精致又温暖,你才刚刚实现了你的法官梦,却突然离开了。
 
  你走得并不匆忙,只是我们知道的太晚,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生了病,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病重了,更不知道和你一别就再无相见。如果有如果,我想阻止那场别离,我们会在你加班时劝你休息,在你身体不舒服时强迫你去医院。我很想再看你一眼,和你聊聊天。
 
  可惜,没有如果。
 
  有一次,我在整理院里的老照片时看到了你,你穿着月牙白的制服,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正在给前来参观的人们介绍司法公开的工作经验。看着照片里的你,我下意识心跳加快了几下,之后是久久散不去的惆怅。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去年院里的阳光司法指数在全省法院综合排名中位居第一,你一定很开心吧。
 
  还有一次,身旁的小孩在翻看资料时突然念出了你的名字,他并不知道你是谁,也未曾见过你。只是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当时还在忙碌的我们愣住了,好像过了很久才缓过神来。
 
  时间在不停地走着,转眼间你离开已经三年有余了。我们都在匆忙赶路,我们都会慢慢老去,可能有一天我终会把你遗忘,但请你相信,你永远是我心中最美的样子,一如这春光。
 
  (作者单位:唐山市丰南区人民法院)
文章关键词: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