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皮县公安局戴振福:早春

2019-04-16 11:49:59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戴振福
 
  “轰隆——”一声,人们内心一惊。这是什么声音,这么大的动静。
 
  “轰隆——”又一声。呀,是雷声。“是雷声——”不知谁喊了一嗓子。
 
  “轰隆隆”“轰隆隆”,不断的雷声从天边滚来,震荡着寂静的天空。随之,一道闪电划破漆黑的夜幕;又是一道,比刚才还亮,照亮了地面上的物件。
 
  “哗——”雨降下来,像箭镞,射向地面。不一会,地面上绽出了水花。
 
  人们把脸贴向窗户,眼睛透过玻璃窗,焦急地观望着在摇曳的灯光下,地面上流淌的雨水。
 
  水流细小、湍急,似是春天急促的脚步。
 
  窗外黑洞洞的,急急地下着雨,不时伴有电闪雷鸣。人们知道,春天正在走来,迈着碎步,急急走来。
 
  刚进二月,连雨也迫不及待地来了,而且也这么急。
 
  一场春雨落下来,急急地落下来,滋润着、浇灌着干渴的土地。
 
  这是丰年之兆。
 
  清晨,来到湖边。迎春花已经开放,金黄、细小,但很舒展。去年开放时,记得是迎着寒风,今年却是开放在雨后并不寒冷的春风中。
 
  辽阔的湖面上,已是波光粼粼。一周前,还是冰封湖面,寒风凛冽,眨眼间,已是另一个模样。
 
  野鸭不知什么时候,已从芦苇荡中钻出来,或一对对或三五只,在水中自由自在地游,有几只在岸边低低地飞,有时像飞机般俯冲着掠过水面,低垂的鸭蹼会划起一串串水花。还有几只在湖的上空,引颈奋飞,只在湖的周围盘旋,一圈又一圈。原来以为,野鸭很笨,不会飞,更不会飞得太高,如今所见,野鸭不仅能飞,还会高飞,掠过高高的楼顶,掠过高高的白杨树梢。
 
  记得在一天的早晨,在草丛与地面之间,麻雀像是风吹树叶般旋来旋去,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一会儿树上,一会儿草中,很是活跃。半空中,一群灰白相间的鸽子响着鸽哨在空中盘旋,当在空中划着弧线拐弯的刹那,清亮的羽翅折射了初升的太阳的光芒,很是令人震撼。此时,正有一群大雁排成了长长的“人”字形,由南向北,引颈高歌,缓缓而飞,向北,向北,再向北。遛早的人们也被这一景象吸引,长时间地驻足,仰头观望。这个动人画面,在我心里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
 
  春风吹送,瑟缩了一冬的大地醒来。岸边的垂柳虽然还没发芽,但柳丝已绿得耀眼。青松、翠柏、冬青浓绿依然,将来会绿得更加清脆。杨树、古槐、梧桐,静静地伫立在风中,看似毫无动静,其实在心里正做着热闹的梦。一早一晚,遛弯的、放风筝的多了,舒展舒展筋骨,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盈盈的笑意荡漾在人们的脸上。
 
  春天来到了,一些旧的事物已经远去,一些新的生命纷至沓来,一些梦想、新的希望在春天里诞生。
 
  (作者单位:南皮县公安局)
文章关键词: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