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策作品:最是一盘春味道

2019-04-16 11:53:06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王振策
 
  春分前后,杨树秀起了它的春装,灰白色的枝丫里多了些深绿,褶皱了一冬的面颊焕发了温馨的生机。风也温柔了,阳光里的暖意让人春心欲动的,一切都像刚睁开了眼,惺忪的样子,都是伸开了懒腰似的。
 
  “春食芽儿”,是在讲的。吃上几盘“芽儿”,总会让人身心舒泰,是感受春天的味道的最好契机。
 
  这一盘是柳树芽儿,难得春天的味道。
 
  柳树芽儿,是初春的主角,老年人最喜欢的零食之一,也是怀念过去的最好的替代品。柳树的树皮就像干旱的河床一样,每一个裂痕都是岁月的侵袭。
 
  柳树枝子撅下来,或者伸手去撸,一下来一大把柳树芽儿,捡去了柳树叶子还有些许梗子,就生下来柳树芽儿了。嫩嫩的,没有一点杂质,我是真不知道如何下嘴,他们都说开水焯了,油盐酱醋的一拌要多好吃有多好吃,这时候的柳树芽儿是最好的,很嫩,一点也不老。
 
  这一盘是榆钱,尽享春的味道。
 
  榆钱,榆树的果实,它的圆形且薄的形状像铜钱的样子,才被称为榆钱。小时候,我住在农村,房前屋后哪儿哪儿都有榆树。当布谷鸟飞来的时候,榆钱就基本的长成了,翠绿的颜色,一串串的中间鼓包的样子才是好看呢。
 
  榆钱是可以吃的美味,淘小子上树爬杆儿的啥都会,“蹭蹭蹭”三两下爬上树去,坐在了树杈子上,伸手就能够到,胡噜的一把,择去了榆树叶子,不管不顾地往嘴里塞,瞎吃一气,吃饱了才会下来。下来之前还要撅下来不少的树枝子,分一些给小伙伴,剩下的拿回家去。榆钱是美味的,小时候随便一棵树就得有不少榆钱,随便吃,随便掐一树枝子就够了,如今农村不多的地方才可以吃到,甚至有的农村都见不到了。
 
  这一盘是槐花,尝尽春的味道。
 
  春天,余味儿的光阴里,琐碎的记忆就是芳菲落尽洁白如雪的白槐花了,这时候庄里庄外散发着清香沁脾的五月槐花香。
 
  老家的那棵白槐花树,长的直溜,树皮是灰棕色,不规则的树纹理,都是不规则的纵裂,还真没看见过横裂。白槐花树有很多的刺儿,一不小心划拉上,衣服裤子都会扯坏,要是扎到肉里,比啥都疼。男孩子爬白槐花树比爬其他的树都要更多一点小心。紧了紧裤带,双手啐口唾沫,双脚夹住白槐花树,双手一点一点地往上攀,还时不时抬头看看耷拉下来的树杈子,不要让刺儿刺到,到了不大不小的树杈上,底下的小伙伴就会用高粱秸子绑上锋利的斧子,递给树上的伙伴,把树枝砍下来,再一枝儿一枝儿的细细地摘。用手一撸,塞进嘴里,也不管是苦不苦。有的小女孩,一点儿一点儿的摘花蕊吃,那是甜头儿。
 
  当时也不知道还有其他的吃法,就是狼吞虎咽塞得满嘴都是白槐子花。长大后,同事的母亲巧手,用白槐花和猪肉做馅儿,包来了煮饺子,吃起来还别有风味,竟然没有小时候五月槐花的苦香苦香的味道了。
 
  这一盘是荠菜,回味春的味道。
 
  超市里有荠菜可买的,一大把绿油油的,肥硕的大叶荠菜,特别的鲜嫩。深绿色的大棚荠菜,价格不贵,可是人们却说没有了土味,没啥意思。小时候,我没咋吃过荠菜,也没有采摘过荠菜,也不知道怎么个吃法。但人们都说荠菜好吃,都说荠菜有营养。
 
  如今的人们向往更多的是初春的时候去庄稼地里挑荠菜去。荠菜做馅儿必须多放肉或者油才有味道。如今的人们追求营养和健康,纯素的就更多了,荠菜菜饽饽,荠菜烀饼,焯着以后和黄豆粒拌着吃,更多的选择和方式来符合人们的胃口了。
文章关键词: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