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 老井

2019-05-14 15:54:38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郭军峰
   
         每次回到故乡,我都会特意绕道村东看看那口陪伴我成长的老井,在那个自来水还没有普及的年代,这口井就像一头任劳任怨的老黄牛,默默地满足了整个村子的用水需求。这口井并不是很深,大约十来米,井壁是用青砖堆砌成的,由于年代久远,加上以前挑水时的磕碰,那些青砖已经脱落了不少,显得凹凸不平。井台是用各色条石铺就的,美观又防滑。时过境迁,当我再次看到这口布满青苔的老井时,童年的记忆仍然历历在目。
   
         每年的夏季清晨,老井便成了村里的欢乐场,天刚亮,井台周围聚满了村里的妇女们,洗菜的、洗衣的,水声、笑声、歌声,声声入耳。夜晚,老井就变成了村里的信息站,人们围在井台周围,村里村外、天南海北地谈天说地。记得那时夏天,村里人很少喝热水,也没有喝茶的习惯,从井里打上来的水就是最好的饮品了。那时,村里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家每天提前在吊水桶里放置一个西瓜,冰镇在老井里。喝着井水,吃着冰镇西瓜,真是神清气爽,心旷神怡,最主要的是邻里的感情也因为那一口井水,一块西瓜而变得更加和谐。
   
         每次,母亲去老井打水时,我都跟屁虫般在母亲身后跑来跑去,只见母亲肩挑着扁担,扁担两头分别悬挂着水桶,她迈着轻盈的步伐,那两个水桶也跟着步伐节奏前后摆动。到了井台边,母亲把扁担靠在井台上,将绳子拴在水桶上,把多余绳子在左手上缠几遭,然后慢慢地往下系水桶,等水桶快要接近水面时,随即猛地抖动手,绳子一沉,旋即将水提上井台。母亲的动作连贯娴熟,引得我也想跃跃欲试,当我弯着身子把水桶扔进黑漆漆的井里时,既兴奋又紧张,我学着母亲的样子将水桶机械的左摆右摆,但水桶始终漂浮在水面上,我急得满头大汗,一不小心还把拴水桶的绳子掉落在井里了,只见水桶在井里翻了几个身后,底朝天不动了,我一筹莫展地围着井台团团转,沮丧地求助母亲。母亲微笑着走过来,边打捞水桶,边跟我讲打水技巧。水桶打捞上来,她把绳子交到我手上,语重心长地说:“自己再多练习,多领悟,只有自己悟出来的道理才能入脑入心。”经过反复试验学习,我也终于能熟练打水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时光荏苒,那口哺育了村里几代人的老井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它留给我们的快乐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时刻陪伴着我,也时刻督促着我:面对困难,多用心,多用脑,付出努力,终会有收获。
   
         (作者单位:石家庄市公安局)
 
文章关键词: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