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童谣

2019-06-12 17:11:07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刘兰根
 
  在20世纪七十年代的乡村,各家的兄弟姐妹都多,小孩子们玩起来时往往是三个一群两个一伙。在外面跑闹时更是成群结队,特别热闹。那些年的童谣也便在孩子们中间流传开来。
 
  盘脚年是我小时候的一曲童谣。那时候,我经常住在姥姥家,每当我缠着姥姥要去外面玩时,姥姥嫌累,就哄着我和她一起盘腿坐在炕上,教我盘脚年。要先用手指着自己的双脚说:“盘、盘、盘脚年,脚年整,烙花饼;花饼花,一对茄子两对瓜。北瓜、南瓜。”说到这里时,要互相指着对方的双脚说“小脚盘撒”,看谁盘得最快。
 
  奶奶也教过我童谣。奶奶几乎从不出门,每天的生活就是那几间屋子和那个院子。她天天忙活家务,纺线、织布。奶奶有个陶盆,她说那是盔。常常边做饭边一遍遍教我说:“拉罗罗,扯罗罗,收了麦子蒸馍馍。蒸了黑的,放到盔里,蒸了白的,揣到怀里。”那时的麦子少,很少蒸白面馒头,要是蒸带馅的馍馍,简直就是过节了。
 
  小孩子们在外面玩,人多了,就会分成两个队伍对阵,不论是跑是撵,都要分输赢。往往一边一排,站七八个,甚至10来个,双方各有一个个子高的男孩子当领头的,败出的一方冲着对方的队伍高喊:“雉鸡翎,上南城。”胜方领头的回:“南城高,扛大刀。”这边喊:“大刀快,切白菜。”那边回:“白菜老,穿红袄。”这边喊:“红袄红,披白绫。”那边回:“白绫白,把你们的兵马挑过来。”败方问:“挑谁哎?”胜方领头的答:“挑某某某这个老笨刁”。两边对阵,挑对方的兵却不挑强兵,只挑最差的兵,否则双方力量更加悬殊,游戏就没法进行了。站在队伍里的小伙伴们,谁都不愿意被对方挑走。除了怕被认为“笨”外,也有集体的荣誉感。
 
  小伙伴们在一块玩闹,也有闹恼的时候,觉得委屈的一方常常会边走边说:“某某某不说理,吃了麦子还俺米。”做人要讲道理,在小孩子的心中看得很重。
 
  随着年岁渐长,那些童谣逐渐淡出了我的生活。后来,读到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金波先生的童谣《野牵牛》:“野牵牛,爬高楼;高楼高,爬树梢;树梢长,爬东墙;东墙滑,爬篱笆;篱笆细,不敢爬;躺在地上吹喇叭;嘀嘀嗒!嘀嘀嗒!”感觉分外亲切。金波先生原籍冀州,是我的同乡前辈,他的童谣让我又忆起了那段快乐的童年时光,那些幼时的童谣,原来一直都在记忆中回响。
 
  (作者单位:衡水市冀州区人民检察院)
文章关键词: 那些年 童谣 刘兰根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