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胜利:难忘师生姐弟情

2018-07-24 16:19:42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宋胜利
 
     1965年秋,天津市各大医院组成的卫生工作队来任丘培训赤脚医生,我有幸成为医训班的首批学员。
 
     第二年,医学理论教学结业,我们便以公社为单位回村实习。带我们一块儿下乡的辅导老师是天津市眼科医院的冯秀琴大夫。
 
     冯老师长我五岁,一专多能,学识渊博,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下乡后就住在与我家一墙之隔的公社卫生院内,我俩的交往自然比其他学员多了起来。
 
     有次出诊归来,天色已晚,公社伙房早已关门,我便邀她到家吃了一顿晚饭,她硬是留下了半斤粮票五角钱,我推辞了半天,最后还是依了她,她说这是他们的纪律。不过,事后她对我说,我妈熬的小米红豆粥好喝极了。
 
     虽是大城市人,冯老师衣着却十分简朴洁净,说话文雅、客气却绝不虚伪,下乡没几天就赢得了村民的交口称赞。当时的农村还很穷,土屋土炕再躺个病人,大小便不出屋,加上通风不好,说不清是股子什么味儿。巡回医疗期间,有几次我一进门就被呛得想吐,冯老师却像没事一样,每个病例,她都是先认真做过检查,再让我们逐个听诊、触摸,最后一块儿拿出诊断结果和治疗方案,把理论与实践有机地结合起来,让我们学到了很多书本之外的知识。
 
     她教我们怎样行医,也教我们怎样做人!
 
     有一天下午,冯老师感冒发烧39度,我刚为她打过针,就听院子里有人来叫医生,并执意要找天津来的那个女医生。我告诉他,冯医生病了,已经两顿没吃饭了,怕是去不了。没等我解释完,冯老师已闻声坐起,冲院里说:“不,我……能去!”
 
     出诊归来,冯老师坐在我的自行车后倚架上,疲惫的身子紧贴我的后背,我感觉好烫好烫,烫得我心好痛好痛。后来她终究还是输了两瓶液,我守了她四个小时,直到晚上九点才退了烧……
 
     卫生院坐落在村子正中,当时吃水用水都要到村边砖井去担。这本是男医生都不愿干的事,她却常常让我陪她一块去担水。担水首先要学会摆水,就是用扁担把水桶送到水面,左右摇摆几下顺势一松,然后上下提动,水便满了。冯老师试过几次都没成功,有一次还把水桶沉到井底,我找来铁锚好半天才捞上来。这以后,摆水便成了我的专利。
 
     我很愿意跟冯老师一块儿去担水,路上遇到熟人,她也像庄稼人一样互相打招呼,大伯、大娘的叫得别提有多甜,言谈举止,俨然村里一位招人喜欢、受人尊重的城里亲戚。与她同行,我总是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惬意感,甚至有时会不着边际地胡思乱想:我要是有这么个姐姐该有多好!
 
     1966年夏天,冯老师回天津的头一天傍晚,她最后一次叫我跟她去担水。没料到,当我摆满水桶往上提的时候,别在上衣口袋的钢笔滑了出来,直落井底。我俩为之一惊,但已无可挽回。
 
     “没事儿,不就是支钢笔吗,我家里还有一只呢!”———其实,那支钢笔真的是我的最爱:1959年国庆十周年大典,正在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小学读三年级的我,有幸作为北京市少先队员的代表,组成少先队方阵在天安门广场接受了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父亲当时在北京市铁路局工作,他为儿子能参加这次大典深感骄傲,把自己在局里作为先进工作者而受到奖励的一支“英雄”钢笔奖励了我……
 
     那天,我俩把卫生院的两口水缸担满后,又扫了一遍院子。
 
     晚上,我邀她再到我家喝一次小米红豆粥,她没有拒绝,也没有像上次那样留下钱和粮票。那天,母亲特意煮了几个鸡蛋让她在路上吃,我清楚地看到,当她双手接过鸡蛋的一瞬间,眼里滚动着泪花……
 
     第二天早饭后,我们全公社的赤脚医生都为冯老师送行。
 
     上车前,冯老师含泪跟我们一一握别,并特意塞给了我一个小纸包……
 
     回家后,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纸包,原来是一支钢笔和一封信:
 
     胜利弟(以后我们就姐弟相称吧):
 
     当我们就要分手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们之间已经扎根了一种难以割舍的情谊。我会永远记住这一段生活,我会想念你的。
 
     这支钢笔绝不是赔偿,只为留作纪念。姐知道你爱好文学创作,愿它能陪伴你行医之余,在文学的道路上干出一番事业来!
 
     ……
 
     信很短,情却很长。我刚擦干的泪眼又模糊了……
 
     1985年春,我去天津参加一个全国通俗文学创作培训班,结业后专程赶到眼科医院,给了秀琴姐一个意外的惊喜。她当即把姐夫李文喜也叫了过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姐夫,也像姐姐一样可亲可敬,他说:“常听你姐姐念叨过你,希望你以后常来。”那天,我们逛了水上公园,吃了“狗不理”,玩得好开心。
 
     ……
 
     半个多世纪以来,我所经历的许多往事如今大都已淡忘,唯独与秀琴姐相处的日子,至今记忆犹新。
 
     (作者单位:任丘市交警大队)
 
文章关键词: 姐弟 师生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