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土路

2018-08-15 16:04:06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胡胜洲
 
  很多人喜欢辽阔的草原,在那里可以纵马驰骋,像苍鹰一样自由;又能够伴着青草牛羊,悠然享受“天苍苍,野茫茫”的舒畅。也有很多人向往高原之巅的雪山,他们不远万里踏上陌生的土地,只为在神圣的雪山前寻求片刻的心安。这些也曾是我渴盼的事,可惜还没等到去尝试,就已经疲惫了。我常常想,雪山真的能净化我的心灵吗?草原能让我在城市里也感到自由吗?
 
  我在华北平原上出生,在华北平原上长大,20多年来,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块土地。人们常常诉说着对家乡的热爱,可是20多年里,我从来没有深切感受到过自己对这片土地的深恋。可能是因为它太过于平坦,也可能是我从来没有像父辈那样亲近过它。我曾经强烈地期盼着早日离开,渴望过城市的生活,直到看惯了城市里的车水马龙和灯红酒绿,习惯了在钢筋混凝土的世界里勤奋工作。忽然有一天,我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想起怀特笔下的纽约:住了一辈子,竟然连邻居的名字都懒得去知道;住了一辈子,城市对自己来说,还是如最初那样陌生。我不喜欢城市,可能也是因为这个,感觉它太陌生。
 
  华北平原,这块在数百万年的时间里被河水堆积出来的大地,继承了漫长岁月所塑造的平静的性格。千百年来,它默默地承载着每一双脚、每一株麦苗和每一滴汗水。或许正是因为它太过于沉默和内敛,以至于赖以生存的人,很少想到它的美,转而要去高原、雪山寻找灵魂的归宿。我不再想去草原和雪山寻求心灵的慰藉,因为我开始明白,我的根不在那里,不在远方。
 
  我从城里坐大巴车回村里来,下了大巴车,还有七八里的土路要走,这条进出村子的路,我走了无数次,再熟悉不过了。特别记得,我上中学的时候,就是从这条路上骑自行车回家、上学。遇到下雨,这条土路便是泥泞不堪,再加上是黏土,不停地往车轮上粘,车轮就会被泥死死卡住。所以,一下雨我就带着两根小树枝,只要感觉蹬着沉了就赶紧剜车轮上的泥,树枝折了就赶紧换。七八里的路,数不清得剜多少次,当时真是恨这条破路。
 
  如今,当我再次踏上这条回家的路,凝望着眼前的一切。黄昏时分,清风拂过,一望无际的田野,在夕阳下涌动着收获的喜悦。在村北的马棚岗上,那棵残留着的大杨树,在斜阳中把影子拉得老长,像古稀的老人安守着自己的故乡。村子被绿树环抱,犹如一座散落在海洋中的小岛,和着绿野构成一幅淡淡的油画。我的家就在这块画布里,真是第一次感到原来它是这么美。
 
  其实我没有必要走这条崎岖的、满是灰尘的土路,因为多年以前村里就通了公路,硬化的柏油路才是现如今人们常走的路。不过我还是喜欢走这条快要被遗忘的土路,喜欢在路上遇到乡亲,打个招呼。这条路上有我童年的回忆,有我对家乡的印记,走在这条路上,感觉踏实,感觉自己是在回家。(作者单位:邯郸市峰峰矿区人民检察院)
文章关键词: 土路 回家 平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