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乡愁

2018-09-04 15:38:26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孟令伟
 
  现在,我们住着宽敞明亮的砖瓦房,风吹不着,雨打不着,生活幸福,童年时泥房的经历时时浮现在我们的脑海里,那远去的乡愁挥之不去。
 
  小时候,我家住的是土坯房,泥房这件事在我们家乡可是头等大事。泥房就是每年一度地把自家的房顶及四周用和好的稀泥抹在上面,使在风雨中飘摇一年千疮百孔的土坯房焕然一新。每年谷雨前后,各家各户就开始张罗着泥房了。这活在农村来说是属于重活,我家通常请上村里的几个壮小伙,早晨浸泥,吃早饭后和泥,上午泥完房顶,下午抹完四周,晚上母亲准备一桌丰盛的酒菜招待人家。
 
  在我十四岁那年,和十八岁的姐姐,一起向父亲表示不用麻烦别人帮咱家泥房了,我们长大了,咱一起动手干这个活吧,父亲听了我们的请求,虽然有些舍不得我们辛苦,但还是应允了。晚上借着月光,父亲推了二十多车土,把土翻成土圈,撒上麦秸,第二天一早,一家人早早地起床从井里担水,把泥窝浸好,吃过早饭,父亲吆喝着我们鼓足干劲,母亲端上煮熟的鸡蛋为我们加油。我脱掉鞋子踩进泥窝,用脚踩泥,泥和好了,就学着从井里提水的样子,用水桶把泥提到房顶上,这个活不但是累,还有些心慌,因站在房顶上向下一瞅有些眼晕。我和姐姐硬是坚持了一头午,在父亲的赞誉声中,把房顶抹完。父亲抹房的手艺,在村里是上等的。抹房山,抹烟筒都是十分精细的活,若有一点马虎,到了雨季里就会漏水。抹完屋顶,吃完午饭,浑身酸痛,睡了一个午觉。下午三点,父亲又带领着我们抹房四周,这个活更精细些,不仅要墙面结实还要光滑。家乡这一带土地盐碱,墙面早已脱落的不成样子,父亲搬着梯子提着水桶,从上到下泼湿整个墙面,父亲开始抹墙了,这时父亲一阵惊呼,原来,他在屋檐下发现了鸟窝,父亲小心地把雏鸟掏出来,放到鸟笼里,精心养护起来。一阵欢声笑语,我们轻松了许多。一直到夕阳西下的时候,我家三间土坯房抹好了。父亲欣慰地对我们说:“我们再也不用担心刮风下雨了,这一年我们可以安居乐业了。”
 
  晚上,母亲端上准备好的一桌菜肴,全家人怀着胜利的喜悦围坐在一起吃饭。第二天我却累得爬不起床来。
 
  我二十岁那年,家里盖起了砖瓦房,从此结束了我家泥房的历史。一晃40年过去了,现在我们家不但有砖瓦房还有楼房,居住条件有了明显改善,但小时候泥房的经历,那淡淡的乡愁,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里。(作者单位:盐山交警大队)
文章关键词: 乡愁 砖瓦房 童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