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方言就是留住乡愁

2018-09-07 17:13:30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 田恩中
   
  最近听到航拍文献片《飞越南运河》片头歌曲,歌曲中加了沧州童谣: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叫奶奶抱,噔呱一跳哈哈哈……用沧州方言做道白,让乡音的韵味无穷、朗朗上口,如高山流水、运河涛声。后来有人说光写奶奶的歌谣不成,如今姥姥带孩子更普遍,于是他们又加了一首姥姥的歌谣:嘎呦嘎呦车,姥姥来接,接着揍嘛去,听戏去,听嘛戏?好戏,徽班进京过此地……这首歌既弘扬了地域文化的魅力,又平衡了奶奶和姥姥的心理。
   
  从大的地域讲,对外祖母的称呼,北方以姥姥为多,而南方叫外婆的范围更广,但又不是绝对的南北之分。中国地大物博,文化语言隔坑隔河就不一样,就因水土差异,如果《红楼梦》中刘姥姥写成刘外婆不就成了笑话。特别是北方还有姑姥姥、姨姥姥之分,外婆就少了这些复杂的称谓。我想,方言才是地方正宗的国粹,这就像京剧是国粹,河北梆子、晋剧、豫剧、秦腔、昆曲地方戏一样精彩,只有这样才能撑起中国文化百花齐放、春色满园。
   
  现在很多学生只会普通话,对方言几乎不懂了,甚至把方言都遗忘了,也就体会不到贺知章《回乡偶书》中“乡音无改鬓毛衰”那种对故乡的感情。乡音俗语就是乡愁,丢失了乡音乡愁,也就丢失了博大精深的文化。希望今天的学生们能学一些乡土文学知识,乡音是接地气、增智慧的一片天地。譬如读老舍的《茶馆》《骆驼祥子》就知道北京风情,看周立波的《暴风骤雨》就嗅到东北的黑土地,从赵树理的《小二黑结婚》《三里湾》就体验到山西的民俗世象,从《小兵张嘎》就走进了白洋淀,由张贤亮的《灵与肉》《牧马人》就看到西北大漠风土人情,读陈忠实的《白鹿原》就看到陕西黄土高坡。方言是一个地域文化的代表,欣赏不同文化之美,才能不拘一格描绘出千姿百态。
   
  当今改革开放,新语种、新方言、新词汇让人应接不暇,我们不能抹杀,但要规范。所以,方言、风俗要有趣味的注释,方能传播、传承、流传,就像成语故事都有历史渊源。
   
  语言是流动的历史,方言是家园的回味。语言规范化、普通化、标准化是不可逆转的事实,从孩子抓起,从教育抓起,从日常生活抓起,增强公众认同感。中国五千年文明是严肃的、文明的,既要传承也要创新。但是文化的创新更需要传统的方言俗语补充。留住传统方言就是留住乡愁,酒还是沉的香,语言亦是如此,经过沉淀并酝酿流传的语言更有生命力。
   
  (作者单位:沧县人民检察院)
 
文章关键词: 乡愁 方言 就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