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回家

2018-09-21 15:22:08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郭状
 
  中秋节是团圆的节日,寄寓着华夏儿女浓浓的亲情。节前,朋友们谈起假日计划,多是要在家陪陪老人,或是回家看望老人,正所谓“父母在,不远游”。
 
  去年八月十四早上,我带着孩子奔赴老家看望母亲,妹妹也从北京往回赶。路上,车辆明显增多,大家都在归途,企盼和家人欢聚一堂。
 
  刚到家门口,孩子就欢欣雀跃地冲着院子大声喊:“奶奶,奶奶……”母亲一面大声答应着,一面急匆匆地往外走,看到孩子回来,笑得合不拢嘴。平日,给家里打电话,母亲总是说,可想孙孩儿呢。说不了几句话,就要求孙孩儿接电话。我在旁边听着,还有些羡慕。过节时,我说要回去,母亲笑着说:“你可以不回来,孩子得回来。”这大概就是“隔辈亲”吧。
 
  两个妹妹也回来了,小妹在美国读博士,回不来。大家围着灶台,一边做饭,一边说话,仿佛是小时候的情景。午饭虽不丰盛,但十分可口。
 
  晚上,从四面八方赶回来的同学、朋友相约而聚。席间,母亲打了两次电话,叮嘱喝酒不要喝多了。回来时,已经是深夜了,不忍心叫醒母亲,便自己想办法开栅栏门。母亲还是听见了动静,赶紧出来开门。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一个故事。
 
  从前,有个年轻人与母亲相依为命。他迷上求仙拜佛,听说远方山上有位得道高僧,便瞒着母亲偷偷地从家中出走了。
 
  经过跋山涉水,年轻人终于找到高僧。高僧听完他的自述,说:“吃过饭后,你立刻下山,一路到家,遇有赤脚为你开门的人,只要你悉心侍奉,就是令你成仙成佛的人。”
 
  年轻人听后非常高兴,叩谢下山。第一天,他投宿在农户,主人开门,他仔细看了看,没有赤脚;第二天,投宿在富有人家;第三天,第四天……一路走来,投宿无数,却一直没有遇到“赤脚开门人”。快到自己的家时,他彻底失望了,他没有再投宿,连夜赶回家。
 
  到达家门时已是午夜,疲惫不堪的他叩动了门环。屋内传来母亲苍老惊悸的声音:“谁呀?”“我,你儿子。”他沮丧地答道。门很快开了,母亲大声叫着他的名字把他拉进屋里。就着灯光,一脸憔悴的母亲流着泪端详他。这时,他一低头,蓦地发现母亲竟然赤着脚站在冰凉的地上!刹那间,他什么都明白了。年轻人泪流满面,“扑通”跪倒在母亲面前。
 
  儿行千里母担忧,母亲就是那个能够毫不犹豫为你赤脚开门的人啊!不管你如何卑微和落魄,家永远是你可以停泊栖息的港湾。因此,不能侍亲,焉能成佛?
 
  清晨,母亲早早起床做饭,这是她的习惯。我也早早起来,以前多是等着母亲叫吃饭慢悠悠地起床,这次洗把脸后便守着母亲,搭个下手,听她讲家长里短。母亲不说话时,我便看看院落里两排高大的白杨树和挂着果实的枣树、桃树,还有老房子。
 
  白杨是父母刚分到宅基地时栽下的,为的是乘凉;果树是条件好了才栽种的。老房子是土坯房,三十多年了,差不多和我同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父亲和母亲两个人,整整一个春季日夜辛苦,建造起来四间房子。九十年代初,能干的父亲挣足了钱,准备翻盖,却因病早逝。如今,邻居都已经翻盖新房,更加衬托出老房子的矮小。
 
  后来,我多次和母亲商量重盖,母亲总是说:“老房子冬暖夏凉,住着舒心,你好好工作,别挂念着这事了。”让母亲跟着我们到城里住,没几天,她就强烈要求回去,说住不惯。我知道,她是对这老房子有感情,也是担心给孩子增添负担。乡亲们常说:“你娘不容易。”我说:“还要再加一句,我娘不简单。”她靠种几亩田地,供出四个大学生,其中两个是博士,在三里五乡是仅有的。其中的艰辛,也是难以言道的。
 
  假期结束了,母亲把我们一个个送出家门,看着我们走远。孩子与母亲约好,过几天还回来。有言道:父母在,兄弟姐妹是一家人;父母不在,兄弟姐妹是亲人。我想,老人健在,是儿女们的福分,虽不能温席侍亲,但常回家看看总是能够做到的。(作者单位: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章关键词: 中秋 回家 亲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