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平凡世界的感触

2018-10-23 14:35:46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刘秀清
 
  市井之内,隐藏着那么多不为人知的或细腻或散淡、时而疏朗时而旷远的情怀。
 
  有一次,我在一个修鞋摊上修凉鞋,我只带了那只坏掉的鞋,师傅说,一般说,这只鞋的帮开了,另外那只的胶也快不行了,最好拿来也缝一下。我说是,只是这次匆忙,下次带来啊。这样过了几天,终于赶在一个午后,有时间带上另外一只鞋来到这个摊上。不巧的是,修鞋师傅正在躺椅上午休,看着他熟睡的样子,我没忍心叫醒,就在鞋摊边逡巡。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位顾客来修鞋,喊醒了修鞋师傅,他看了看眼前的两个顾客,起身走到修鞋的工具前坐下,准备做活。我看那位顾客着急,便对修鞋师傅说:“先修他的吧,我再去办点别的事儿。”待我办完事儿,估摸着鞋也该修好了,回来却看到师傅仍在认真地为我那只尚未坏的鞋在缝线加固。我跟师傅聊:“那一只前两天找您修过了,说这一只也该加固一下,今天刚有时间拿过来。”师傅说:“是,这次缝好了,就不怕突然坏了。”师傅把鞋交到我手里:“还是上次的价钱。”我给了师傅钱,回到家,将一双鞋放到一起,才发现这次修鞋师傅多做了一倍的活儿,他不但将易开的前半部加固缝了,还把鞋跟部分的皮子与鞋底也缝了一遍,这是前面那只鞋所没有的待遇。少收了两三块钱的工钱,却透露着师傅小憩后的从容与自得,我心中不禁有所触动:哪怕就是小小的活计里面,也深藏着个人对价值进行取舍选择判断的尊严。
 
  安师傅是我相熟的一位颇具情怀的市井能人。由于家中祖传中医,安师傅自小便跟着祖父背各种中药材的药性、配伍歌谣,为此吃了不少苦头,因为一旦背错便要受罚。他说,现在我才明白当时老人为什么会对我要求那么严格,因为记不准会直接影响治疗效果,弄不好甚至会出事故。而今,他是在单位食堂做厨师。虽然是厨师,但是安师傅做的事却远远超过厨师的范围。他为单位的同事看病开方配药,当然,也有许多陌生人慕名找他看病开方;他还会很多水电活计,由于单位办公楼临近郊区,采暖不便,他便自己动手,把单位食堂的锅炉与整个办公楼的采暖相连,解决了大伙的冬季御寒问题。除了这些技能,安师傅还有一个绝活儿——腌制咸菜。单位大院里,食堂边,到了相应的季节,便可见安师傅晾晒在阳光下的雪里蕻、萝卜条、长豆角……除了一些常见咸菜,他还能把冬瓜丁、西瓜丁等不常见的咸菜食材腌制得十分美味,乃至单位的同事们很多都会早早地排上队,预约他那正在煮熟晾晒过程中的美味咸菜。如今,安师傅的三个儿女都已成家立业,子孙绕膝,其乐融融的安师傅仍在平凡的生活中铺陈着凡俗人世的温暖色彩,细品着凡俗生活中的用天长日久的时光慢慢积淀升华而成的甘酿。
 
  好友晓默说:“乡村吸引我的有两件事,一件是赶集,一件是摘菜。村中的集市其实是没有什么可买的,但是穿着自己最满意的那件上衣,冷风从衣服缝里钻进身体,但我全然不知,注意力全部在那些琳琅满目的货品上,摊位一个挨着一个,我像个好奇的孩子一样穿过集市,不知不觉手中就多了几样东西,内心的喜悦无法掩饰。卖货郎们脸上憨厚的微笑,照亮了我的心。”的确,只有在民间,你才会看到那么真实灿烂憨厚的笑容,也许是大嫂在卖着自家的土特产,虽然只挣你几分几毛,但她给予你的真诚笑容是你花费千金也难以买到的。有一次,在人头攒动的超市收银台前,一个小姑娘对着正在忙碌的超市员工说了句什么,收银的姑娘冲着小姑娘甜甜一笑,那种笑容里的善意喜爱和呵护,让我感慨:这些美好笑容,是真的可以照亮人心呢!
 
  朱以撒先生在《寻常巷陌心思》中说:“在我大致翻读完秦汉魏晋间大量的民间书手作品之后,那一夜我失眠了,时空纵横无垠,吞吐开合,有多少民间艺人或胼手胝足,或木讷粗朴的形象相继从眼前穿插掠过……民间之作,它的人文精神和艺术风骨往往会是天趣十足和接近自然的状态。这些平民艺术家紧贴着厚实的土地,他们比贵胄达官更能平静地倾听回归的田园牧歌,就是在穷苦困顿中也保持一种乐观的自信。他们的智慧和手艺都是在沉积的土地上诞生的,储满了从泥土深处积蕴下来的灵性。”是啊,在最能体现人类灵性的艺术的殿堂,民间艺术家的才华也能历经岁月沧桑,在历史的长河中熠熠闪光,启迪后人的性灵情怀。充溢在这些艺术家胸臆之中的民间情怀、市井情怀,那道由生活的厚重与生命的尊严、灵性、乐趣交织相成、相互滋养而成的独特风景,使他们的艺术,超脱于品级地位之外,冲破等级潮流的重重重幕,穿越久远的时空,仍然鲜亮地光耀在人类求知探索发展的漫长征途上,显示出独特的价值。
 
  时光中,岁月里,且让我慢慢寻味涵养这一份平静隽永、平和自在、乐在其中的市井情怀。
文章关键词: 感触 世界 平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