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新文艺作品:乡愁

2019-01-07 13:58:54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那年春季,带着浓浓的乡情,把越走越远的背影默默留给故乡那座古老的大山,前方迷茫未知的路在无边无际地延展,脚下却坚定了一个信念,“好男儿志在四方,有追求就有拼搏。”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我的家乡濒临大山,靠山吃山是对生活的一种诠释。从我记事起,父母就不失时机地引导我们参加些力所能及的劳动,采摘野韭菜花是我儿时的最爱。每当韭菜花开时节,隐藏于草丛里那散发着浓郁芳香的野韭菜花总是那么诱人。跟随大人们进山,每采摘一朵都有一种成就感。摘韭菜花看似简单,但山路崎岖险峻,杂草灌木丛生,要想满载而归也绝非易事。儿时的我,与其说是采摘,不如说是一种体验艰辛生活的过程,更是在磨练打拼未来生活的技能。采摘回来,母亲把韭菜花与新鲜的花椒、辣椒按比例混合,再加进几个苹果和鸭梨,一并在石碾子上碾轧几遍,放上适量大盐,便是一道可口的好菜。现在回想起那野味十足的韭菜花还是会让我禁不住口水直流。那时冬季缺少蔬菜,喝一口玉米面粥,咬一口地瓜面饼,吃一口自制的腌韭菜花,在家里享受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怎一个“爽”字了得。
 
  我出生于太行山脉东麓的河北省易县,在狼牙山脚下一个名叫西步乐的小山村长大。爷爷是一名经历过抗日战争的老党员,文化不高。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他老人家还担任着大队干部。从我孩提时起,爷爷就经常利用空闲时间讲发生在家乡附近的历史故事,讲起来娓娓动听,从古代的“荆轲刺秦王”到抗日战争时期的“狼牙山五壮士”,每次我们都全神贯注地听,而且百听不厌。“巍巍狼牙山,滔滔易水河”是孕育我成长的地方。懵懂的少年记忆里,就对那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所蕴含的悲壮有深刻的理解,更有对抗战时期那为求民族独立的壮烈一跳而引以为自豪的情愫。屹立于易水河畔的荆轲塔和矗立于狼牙山顶峰的五壮士纪念碑遥相辉映,我在耳濡目染中把对英雄的敬仰根植于幼小的心灵深处,也因此明白了为国为民的道理。
 
  我刚刚懂事时,只知道父亲在四十多公里外的县城上班,虽然平时和我们接触的时间相对少,但从未放松对我们的教育。母亲是一位地道的农村妇女,没上过学,夜校时学认了些许文字,她深知读书的重要性。那个年代,条件艰苦,但无论家庭有什么困难,父母都不会让它影响到我们弟兄四个上学。父亲每次休假回来第一时间就是了解我们的学习情况。记得有一次我作业潦草不认真被训斥,自己不服还顶撞了他,从未动过手的父亲为此还踹了我一脚。那时,我心里极不服气,现在回想起来这只是父亲对孩子们恨铁不成钢的鞭策。小时候,大人们每天都要按点参加生产队组织的农田劳动,我们兄弟四个都上学,家里没有劳动力,母亲在繁重的出工之余也不忘督促我们的学习。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上大学是一个遥远而美丽的梦,为了这个梦。我的父母倾其所有助力孩子们圆梦。也许是我们不争气,抑或是当时的历史条件限制实现这个梦的客观因素太多,我们弟兄四人均未能如父母所愿。
 
  父母对我们寄予了太多的期望,高中毕业后,在父母全力支持下,我们弟兄三人先后应征入伍。或许,在父母朴素的意识里,没有对“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高深理解,但他们知道古代历史名人——燕国义士荆轲、抗战英雄——狼牙山五壮士,潜意识里有对“好男儿志在四方”的粗浅认识。于国于家,让我们天高任鸟飞,是他们的最佳选择。1989年,我实现了从一名青年学生到普通士兵的转变,并一路走下去,完成了普通士兵向革命军人的跨越。
 
  岁月流逝,爷爷早已离我们远去,可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却始终激励着我。父母花白的头发上抒写着他们为子女操劳勤奋的一生。儿女们在路上,还要不断前行,但那生长于大山深处用传统工艺碾轧出的回味无穷的韭菜花,总是让我们无法拒绝回家的路。
 
  乡愁像一杯浓茶,乡愁是一壶老酒,乡愁是五味俱全的韭菜花,乡愁更是对家乡父老教诲的回报,乡愁就是感恩!
 
  (作者单位:河北省高速交警总队廊坊支队固安大队)
文章关键词: 王建新 文艺作品 乡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