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不淡师生情

2019-09-12 17:00:27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罗修学
   
       我受教于张保行老师是在初中阶段。虽然50年过去了,可是张老师的音容笑貌依然历历在目,师生之间的往事如碧波中的白帆,一幕幕清晰地展现在眼前。
   
       上课时,张老师很严肃,没有人敢搞小动作,都非常认真地听课写作业。而下课后,师生氛围却是很轻松的,学生们都愿意围在他的身边,听他讲幽默中带着乐趣的故事。
   
       我们总感觉张老师有神秘感,对他充满了尊敬和崇拜。
   
       现在想来,对张老师的尊敬是缘于他的讲课灵活多样。张老师教我们班语文和美术。当时,我们没有正式的课本。张老师不拘于临时课本上的内容,结合实际,他又补充了很多字教给我们,比如生活当中常用工具簸箕、笤、犁耙、铁锹等。这些字,他都让我们学会写,在实际当中用得上。他还对报刊上的一些文章进行分析。记得那一次,张老师给我们读了《人民日报》上刊登的一篇学生作文,大意是一些村庄盖起了工厂,可是工厂的烟筒里冒出的黑烟造成环境污染。张老师问我们这篇文章好在哪里?那时候,整天是蓝天白云,河水捧起来就能喝,我们根本没有环境污染的概念。我们大眼瞪小眼,不知怎么回答。最后张老师解开了谜底,说这篇作文提出了,人们在搞新建设的同时也带来新的问题,提出要解决环境污染问题。从此,我们明白了写作文要发现新问题,有新的创意才是好。近些年,人们逐渐意识到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的重要性,环境污染带来的危害。50年前张老师能看出环境污染问题,我们不能不给张老师的慧眼点赞。
   
       对张老师的崇拜,还缘于张老师是著名画家。在上美术课时张老师经常当场教我们画画。有一次,张老师在一张比较厚的长方形的白纸上画葡萄,一个碗里有墨汁,一个碗里有白水,他用手指尖一画就是葡萄的茎,手指甲一画就是葡萄的须,手指肚一按就是一个葡萄粒。拇指下边的那个地方一按就是一片叶子。在画的过程中,有的时候用墨汁,有的时候是水墨掺和着,一会儿的工夫一枝逼真的葡萄就活灵活现出现在我们面前。还有的时候,张老师还会带我们到教室外看着实际物件学画。有几次是在大树下拴着牛的地方,张老师一边给我们讲,他自己一边画。一会儿的工夫,不管是站立的牛,还是卧着的牛,就画出来了,和真牛一模一样。还有的时候,张老师带领我们到村里大街的外墙上学写标语艺术字,张老师首先看标语有多少字,再查墙上有多少块砖,计算一下一个字占几个砖。我们给张老师抬着旧水桶里装着的白灰和水混成的白灰水,不管字的笔画多少,张老师也是一边讲,一边在墙上写艺术字,张老师很轻松地写好每个字,一面墙上把字写满了,标语也写完了,我们感到很惊奇。
   
       后来我上了高中,张老师也调到了县一中工作。凡是学校师生开大会的时候,张老师就会拿着画纸在开会期间写生,因为是跟张老师熟悉,我也总找机会到他的身边看他画画。这时,张老师总是几笔地勾描,一个人的肖像就跃然纸上,画的是谁就是谁,真像。
   
       后来,我走上了教书之路,张老师给了我很多帮助和忠告。在我心中,张老师不仅是上学时的老师,也是我生活中的老师。
   
       现在张老师离开我们已经有年。如有来生,我还愿意做张老师的学生。
 
文章关键词: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