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债子还

2019-11-29 16:52:38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王金平
 
         一纸诉状递到了刘保泰面前。
 
         “父债子还,天经地义,这俩小子咋恁赖!”满脸皱纹的大叔大婶们愤愤不平。
 
         事情是这样的。法庭辖区北小庄乡鲍家庄村有个郑稀有,媳妇早亡,他房无一间,借住在弟弟的三间旧石板房里,一人拉扯着两个儿子,别人给一件小棉袄,老大双锁穿小了,老二双壁接着再穿,俩小子还挺争气,先后考上了大学。
   
       为了供俩小子上学,郑稀有从南邻北舍那里先后借了五万六千元钱。2006年秋天,郑稀有突发心脏病离开了这个世界。当时,双锁和双壁正上大学,乡亲们没好意思前去讨要借款。今年正月,早已在山东参加工作的双锁和双壁,开着豪华轿车衣锦还乡。郑喜才、郑老三、郑志国、王二妮、刘小梅、冯小雨拿着欠条来找。双锁却说:“谁欠你的钱谁还。”双壁也说:“俺爹借钱,俺不能还!”
   
       郑稀有啥财产都没留下,按照规定,他借的钱的确不该双锁、双壁还。刘保泰把实情告诉了几个原告。
   
       他们一听,七嘴八舌议论开了。
   
       “这钱是双锁、双壁上大学花的,俩小子不能翻脸不认账!”
   
       “借给他钱,好让他们学本事,可不能娶了媳妇忘了娘啊!”
   
       “俺平时舍不得花,借给他们用。他们出息了,连句好听话都没,实在叫人心寒!”
   
       刘保泰心想,也是,乡亲们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一年四季辛辛苦苦,攒点钱不容易,好心好意借去供他俩上学。如今,俩小子日子过舒坦了,不但不知恩图报,连账都不认,搁谁头上,心里也舒服不了。
   
       咋办?刘保泰翻来覆去想办法。
   
       几天后,双锁、双壁如约而至,他们身边还跟着一位资深律师。
   
       “这次来,为的是办理全权委托手续,我们签了字就走。”双锁傲慢地说。
   
       双壁站在一旁,也一脸冷漠。
   
       “占用不了你们多少时间,到我办公室坐会儿?”刘保泰说完,朝同事使了个眼神。
   
       同事明白他的意思,把律师叫到另一间办公室聊天去了。
   
       二十分钟后,双锁、双壁从刘保泰办公室出来,开车走了。
   
       脾气暴躁的原告郑老三上前指责刘保泰:“咋让他俩就这样走啦?啥意思啊?”
   
       刘保泰用平和的口气,劝他们不要着急,等会儿再说。
   
       果然,一会儿,双锁、双壁回来了。
   
       双锁从包里掏出几沓钞票,摆在六位原告面前的桌子上。
   
       一分不少,整整五万六千元钱。
   
       “大叔大婶们,对不起,俺错了!”双锁倾身致歉。
   
       “你们对俺有恩,是俺做得不对。”双壁低眉弯腰,行了一个九十度的大礼。
   
       这时,律师走了进来,见此情景,大声询问双锁、双壁:“我不是给你俩说过,他们肯定会败诉吗?这是咋啦?转眼间就缴械啦?”
   
       双锁、双壁没吭声,羞愧地拽着律师匆匆走了。
   
       郑喜才他们愣在了那里。弯转得太大,一时回不过味儿来,他们满腹疑问,这是咋回事啊?
   
       其实,这是刘保泰使用的心理战术。
   
       “不错,依照规定,官司能胜诉,但你们的老爹是为了你俩上大学借的债,如果他地下有知,岂能容许你们这样?再说,村里有你们叔婶、堂兄弟,昧了这笔债不要紧,要紧的是乡亲们忘不了,这事会让你们一大家人在村里蒙受羞愧,往后你俩还咋有脸回老家?另外,这事如果让老婆孩子、领导同事知道了,会不会小瞧你们?几万块钱和名声孰轻孰重,自己掂量掂量吧!”
   
       一席话,说得双锁、双壁头冒大汗。他们诚惶诚恐地说:“这钱,俺马上还!”
   
       (作者单位:邢台县人民法院)
 
文章关键词: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