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眼中的执行干警

2020-12-04 16:15:07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王树营
 
        家是温暖的港湾。然而,作为法院的执行干警,繁忙的工作可能让他们疏于对孩子的陪伴、教育和管理,令孩子简单的“陪陪我”“带我玩”的要求都会成为一种奢望。孩子们也许不会知道,无法陪他们入睡、无法带他们嬉戏、无法陪伴他们成长,爸爸妈妈也一直心有遗憾。但干警们依然无怨无悔。
 
        让我们一起来倾听一下法院执行干警的孩子们的心里话,看看他们眼中的爸爸妈妈是什么样子的。
 
        妈妈笑了
 
        执行裁决庭庭长王焕君的儿子王阔(11岁):妈妈自打调到执行局工作后,每天工作到很晚,有时谈起案子就会愁眉不展。她现在都没空管我和妹妹了。有时,她甚至参加不了我的家长会,还错过了我小妹打预防针的时间。妈妈工作压力大,脾气有时也变得不好。有一次因为我没好好写作业,居然打了我。事后,妈妈也挺后悔的,抱着我直掉眼泪。当时,我居然冒出个奇怪的念头:妈妈这样发泄一下,会不会解了压呢?有一天,妈妈笑着回家了,我问妈妈“怎么这么高兴”,妈妈说有个好多年没有执行的案子执行完毕了,这回可以睡个踏实觉了。
 
        早出晚归的爸爸
 
        执行局副局长周树斌的儿子周冀徽(14岁):爸爸在法院执行局工作。在我眼里,执行工作没有上下班概念,因为我一天都很难见到爸爸。早上我还没起床,爸爸就出门上班去了。晚上等我睡觉了,爸爸还没有回家。
 
        “爸爸,你为什么老是加班?”我跟爸爸说,八小时之外时间不是属于你自己的嘛,下班就不能关机吗?爸爸说执行要及时,如果按部就班去办,就会错过很多时机。爸爸有时候晚上七八点刚到家,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被执行人在哪个地方出现了,他就二话不说,赶紧联系领导,通知同事,没几分钟又出门去工作了。
 
        虽然和爸爸在一起的时间少,但我知道,爸爸是在帮助更多的人。我爱他!
 
        我骄傲我的爸爸是法官
 
        执行实施庭庭长陈敬的女儿陈佳林(17岁):小时候,有人问我,你爸是干什么工作的,我会大声地告诉他们:“我爸是法院法官!”但是,在我的记忆里头,爸爸每天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辅导我写作业的次数屈指可数。好不容易盼到周末,爸爸又说要加班,想和爸爸一起打球、旅行都成为泡影。很多时候,妈妈和我会偷偷地埋怨爸爸,埋怨他对我们“不重视”。
 
        慢慢地,我长大了。等到我升入了初中,才逐渐了解了法院执行工作,了解了爸爸的工作性质,知道爸爸做的事有多重要,有那么多老百姓在等着爸爸的守护。我为爸爸自豪,也为爸爸骄傲。我要以爸爸为榜样,成为一名对社会有用的人,也希望爸爸能在工作中保重身体、注意安全。
 
        (作者单位:香河县人民法院)
文章关键词: 孩子 眼中的 执行干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