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员往事

2020-12-18 15:26:17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高占国
 
        书记员是人民法院担任办理案件的记录工作和有关事项的人员,并协助办理一系列司法辅助工作。
 
        直观地讲,开庭前那个笔直站立朗声宣读法庭纪律的人,开庭后那个俯身埋头认真记录的人,就是书记员。我们口头上有时叫“书记官”。
 
        任何一个走上审判岗位的法官,差不多都有做书记员的经历。这在以前的司法实践中更是常见。往往一个助审员要经过七八年的书记员经历,熟悉了办案的许多辅助工作,打好了庭审记录的基础,才会有机会走上审判岗位。
 
        我也是沿着这条线路走上审判岗位的。我先是在市区的一个法庭做了几个月的书记员,之后被选调到刑事审判庭担任书记员。
 
        在刑庭担任书记员是一件很苦的差事。原因是刑事案件多,而且有的是重大案件,记录的任务很重。
 
        当时审判大楼正在建设,我们刑庭临时在廊坊市看守所办公,开庭就在临近的一个法庭。我和比我大两岁的刘振福书记员吃住在看守所后面的简易平房里。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跟随审判长去开庭做记录,回来再整理笔录,而后确定好时间去看守所里提人犯,宣读笔录,核对无误后让其签字按手印。
        
        书记员的记录工作是艰苦的。特别是在严打期间以及重大庭审时,书记员承担着繁重的工作,根据案件性质和繁重程度,有时有一些重大庭审要两名、甚至更多名书记员参加庭审工作。
 
        我曾参加过一个开了三天的庭审,那是一件盗窃案。嫌疑人犯罪的次数比较多,厚厚的案卷记载着他的累累罪行。虽然他说话速度比较慢,庭审过后,一直在记录的我,手脚仍有过度疲惫之感。
 
        书记员工作是有压力的。这种压力一是来自自身的责任感,总怕记录不好影响了工作。那时,我们最担心的就是庭审刚刚结束,审判长说:“我看一下笔录。”看犯罪嫌疑人交代的那一段是否记上了!如果审判长满意,还算宽心,如果不满意,心里便十分自责和内疚。另一种压力来自同伴。出于好胜心理,同伴之间也存在竞争,一旦自己记录不好,就觉得在别人面前失了体面。但这种心态也促进了我们记录水平的提高。
 
        书记员的记录要求准确,特别是一些法言法语。我们庭当时有位副庭长,身材瘦小的他平时爱逗爱笑,但一到工作时,便非常认真,从不马虎。有一次,他拿过我的笔录查看,在“迴避”二字上打了问号。他眯着小眼,带着疑惑的眼神笑嘻嘻地跟我说:你查查法条,这个字应该是没有“走之”偏旁的。我当时心里有些不服,认为自己是对的。可当我打开法条,一见“回避”二字,还真被吓了一跳,自认为记得牢牢的概念,怎么就记错了呢?!这件事让我思虑良久,至今尚未忘记。
 
        当书记员也能给自己带来一份心灵的满足。记得刚刚调到中院不久,经济庭的徐姐因为人手不够用,专门抽调我作为书记员去北京同她去办理一起经济案件。我跟着她询问当事人、做询问笔录,还到实地调查、撰写调查笔录。每轮到相关人员核对笔录、签字时,一些人总是有意无意地说上一句:字写得真好!这让我内心常常升起一种自豪感,感到被认可的光荣。
 
        还有一次,也是刚刚参加工作不久,我被抽调到廊坊市大案组,随市公安局内保处的齐处长去调查一件较有影响的重大涉枪杀人案件。初出茅庐的我,随他走访调查,历时数月之久,圆满完成了任务。
 
        如今智能录入已取代了之前的笔录。这也恰恰映照出人民司法事业的与时俱进。
 
        (作者单位: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章关键词: 书记员往事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