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冬至

2020-12-25 15:28:09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崔震
 
        老昆明人大致上应该是不过冬至的吧,这从他们对这个节气的陌生程度就能知晓一二。而当你真正在这里生活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好像在这个四季如春的城市里面,只要不下雨,他们就不会把自己和冬天联系在一起。
 
        北方人在冬至节气喜欢吃饺子,相传这个习俗起源于医圣张仲景。俗语称“冬至不端饺子碗,冻掉耳朵没人管”。这句话大致对这个节气和习俗作了说明。的确,太阳在这一天走到了南回归线上,北半球的白天到了全年最短的时刻,过了这一天,白天开始慢慢变长,看上去,仿佛温暖的日子要回来了。
 
        在昆明待了三年,最大的感触是发现自己有段时间竟然不会吃水饺了。味道咋样先放在一边,感觉在计量单位上,昆明人仿佛非要算个清清楚楚一样。在北方都是按两卖的水饺,到了这里反而是十个十个地卖。每次去水饺馆解馋的时候,总想着多点几种馅儿的尝尝,但是一张口十个这个十个那个,好像自己都变得斤斤计较了。在北方吃水饺,也会碰上不少人喜欢问“一两多少个”,每次遇到问这种问题的人,我总是无言以对,毕竟很多事情,告诉了你答案,你也不会再拿着一两的钱数去除以一两的个数,知道多少个也没有多大用处,那何必多此一问呢?如此说来,昆明那种卖法,看上去不仅没有了斤斤计较,反而多了一些坦坦荡荡的大气。
        
        北方人好饮,我回北方上班后不久,不喝酒的习惯就被打破了。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就该上主食了,我在的地方,饺子是一种常见的主食。饭馆卖水饺一般都是按份儿卖,有些灵光的服务员不会刻意报一份儿多少个,反正一桌子七八个人,上几份水饺,人们就着酒劲儿反倒吃得更香。
 
        在昆明,饺子不是主食,闲着没事儿,可以吃着换换口味解闷,毕竟昆明人更喜欢米线、饵丝和卷粉。更有意思的是,昆明人习惯将在油锅上煎过的饺子叫锅贴,而这种食物,在北方叫煎饺。锅贴是一种类似于饺子,但是长得比饺子扁好多的一种食物。就因为这个,我在昆明一直都没吃过他们所谓的锅贴——一大盘金黄的煎饺,连体婴儿似的端上来,看着油汪汪有食欲,但是总觉得差点什么。更何况,饺子馆我平常很少去,一是少,学校附近,我知道的就只有两家;二是有点偏贵,我吃饺子吃饱的价钱,够我吃上两三份卤面了,运气好了还能再来杯饮料。于是我只有在冬至这一天才会去螺峰街与圆通街的交叉口的一家小店里面吃饺子。当然,也是在那天,一年到头都没多少人的小馆子难得排队能排到门口。我们班里几个北方来的同学,即使是10点半去,有时也要等到12点才能吃上,然后等我们走的时候,整个饺子馆已经像被“洗劫”了一样。即使是这样,我们每个冬至还是要去。因为生活的仪式感不能少,食物的记忆也总会留在我们的脑海中,仿佛在那个时候,吃了一份饺子,我们和这个节气才算是有了联系,我们和家人也算找到了共同话题。
 
        毕业了,回到了北方,在寒冷的冬日里,我又找回了对食物的那份期许,开锅后蒸腾的热气,闲唠家常的热闹,围坐在一起的家人。幸福、希望、欢欣,都通过食物表达得简单而充分。漫长的黑夜就在这天结束,新的生活在明天就要正式开始。如果说轰轰烈烈是给生活装点的饰品,平平淡淡就是生活不变的底色,周而复始,寒来暑往,幸福团圆,平安健康,这就是每个家庭在冬至的愿望吧,更是时时刻刻不变的期许。
 
        (作者单位:石家庄市栾城区人民法院)
文章关键词: 也说冬至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