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公司追讨工程款六载未果——法院调解员多次协调圆满解决

2020-08-14 08:29:41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河北法制报记者 陈兆扬 通讯员 耿文乐
 
        “在整个案件的办理过程中,吴忠荣调解员丰富扎实的法律知识、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公平对待原告被告的工作方式、耐心细致的调解过程,让我们深受感动,难以忘怀。”7月24日,沧州市新华区人民法院收到了两封来自北京两家公司的感谢信,信中无不洋溢着对调解员吴忠荣的赞美。
 
        事情还得从2014年说起。当年9月,江苏某公司承包了沧州市新华区的一项工程。随后,江苏某公司将其中的供货、施工项目分包给了北京的两家公司。北京的这两家公司与江苏某公司是长年的合作伙伴,工程款随结随清,合作一直很顺利。然而,因种种原因工程中途停工了,但此时,北京两家公司已完成了供货、施工项目,江苏某公司却尚欠北京两家公司工程款各7.2万元和6.2万元,且迟迟不付。无奈之下,北京两家公司于今年6月9日分别将江苏某公司诉至沧州市新华区法院。
 
        沧州市新华区法院开发区人民法庭受理这两起案件后,将案件交由法庭调解员吴忠荣负责办理。吴忠荣开始迅速仔细梳理案卷,把案情熟记于心。
 
        “欠工程款至今为止六年了,江苏某公司曾多次答应给钱,但每次都以这样那样的理由不了了之。就在2018年,江苏某公司还就还款问题签了承诺书,提出三种解决方案。但一晃两年过去了,一条承诺都没有兑现。现在我们不只要工程款,还要违约金,而且一分钱都不能少。”当吴忠荣电话联系两个原告时,两个原告都表示分毫不让。
 
        “欠原告工程款我们认,但责任不全在我们。所承建的工程停工,开发单位也进入破产程序,我们也没有拿到工程款。如果原告执意要通过诉讼解决,就等破产程序走完再说吧。”吴忠荣希望能从被告那找到转机,可被告态度也很强硬。
 
        双方剑拔弩张的态度,让调解陷入僵局。但吴忠荣没有就此罢休,他一边向法庭庭长李英杰寻求良策,一边积极寻找案件调解的突破口。
 
        吴忠荣与原告唠家常,询问北京新发地疫情对公司有没有影响,现在公司所在地是什么风险等级,提醒原告注意员工个人防护。他告诉两个原告,鉴于双方当事人均在外地,如调解不成,法院可以安排网上开庭。但若被告不同意,原告能不能正常出京参加庭审是个问题。两个原告一方面被吴忠荣贴心的话所感动,另一方面也在计算着时间成本。见原告方态度有所动摇,吴忠荣继续推进,再从原告主张的高额违约金着手,告诉他们合同约定的违约金大大高于实际损失,根据法律规定,并不能得到全部支持。接着,吴忠荣又向原告方剖析了案件的执行难度,指出只有以调代执,才可快速回笼资金,节约成本。吴忠荣的耐心和专业终于打动了两个原告,他们表示可以适当降低违约金。
 
        原告方松了口,吴忠荣信心大增。他转而再次联系被告:“两个原告是和你江苏某公司签的合同,工程款也应该是你江苏某公司给,和开发单位没有关系。”吴忠荣先从法律角度打消了被告想拿开发单位破产说事儿的念头。然后,他又苦口婆心地讲:“企业经营讲信用才能做大做强,你们公司现在拒付十几万元工程款,目前可能失去的是一个合作伙伴,长久而言失去的可是业界的口碑,是整个建筑市场。”
 
        被告听后,也对吴忠荣道出了实情,说他们本打算今年年初就把这十几万元拨给原告方,然后再适当给些补偿。可因为疫情打乱了计划,眼下公司资金也确实紧张。
 
        吴忠荣一听,马上跟进:“你们公司可以先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筹措资金,先给付原告方一部分,让原告吃颗定心丸。至于违约金部分,我再向原告争取。”
 
        最终,在吴忠荣的多次协调下,两家原告表示放弃违约金,而江苏某公司也最终分两次将工程款全部结清。一起时隔6年之久的拖欠工程款案至此画上圆满句号。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