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在窗外

2020-03-19 17:14:58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张树永
 
  2020年惊蛰刚过,我骑行到石家庄的“庄”外。由于是疫情期间,封城、封村、宅家,成为现实举措。因此,我的骑行是“过村”而不“入村”。
 
  在进入梁庄的路口,见到道路被拦截,三个戴红袖章的人在认真检查过往车辆、行人。
 
  不远的山坡上有农民在劳作。我登上去,看到依山而造的梯田里,稀疏地散落着男男女女,有的在侍弄土地,有的在查看果树。果树都已被剪枝,软软的枝条静静地沐浴在早晨暖暖的阳光里,鼓鼓放红,直待萌芽、开花、结果。要说的是,我早起出门的时候,天刚微亮。一路骑行,忘了戴手套,冻得双手红紫生疼,只好攥起拳头扶车把。而一来到这洒满阳光的山坡上,立即感觉到暖洋洋的。
 
  有几棵叫不上来名字的小树上开满了碎碎的小白花,是我见到的在这个春天里最早绽放的花儿。三名村妇相互用手机拍照留影。有一位老人骑着一辆电动三轮车,摇摇晃晃、颠颠簸簸地行走在山坡的小道上,小车斗里坐着两个小女孩,被颠得咯咯笑。老人告诉她们:“路窄不好走,你们要坐好。”孩子说:“我们扶着呢!挺好玩。”
 
  我当天又到了紫沟一带。在北紫沟村西南一处的山湾,有块小平地,地上放着两三块可供人坐的石头。有三棵较大的柿树,我坐下来,当时很有兴致,掏出随身带的纸片写了起来。
 
  太行山上的柿树,一般长不高大,也许因为土质瘠薄、普遍干旱缺水。枝干黑黑的,虬枝繁密,曲奇盘旋。树冠多是圆的,像蘑菇。喜鹊爱在柿树上做窝,我坐的地方三棵柿树上竟有四个喜鹊窝。吉祥!
 
  周围是静静的山野。山风吹来,和草木摩擦,发出好听的声音。一波一波的,一股一股的,由远及近,由近逝远。坡上、枝头有鸟唱和。其声也婉转,其音也清丽,如江南竹乐。从小听惯了山风的我,感到好惬意。
 
  抬头望远山,一坡坡柴草树丛覆盖,毛烘烘、黑压压的,全部是黛色,沉沉的,仿佛还没从隆冬醒来,缺少一点轻松的色调。我知道,山川草木的旺盛,是数十年来封山育林、保护生态环境的结果。
 
  我在这里独坐,享受山川万物的快乐,体味其中的奥妙、道理。自然之于我们,永远是奥秘,永远富有魅力。我们的生命,全赖自然的眷顾、照看。在这里,我们感悟人生的道理,生命的状态;在这里,一切变得可爱,一切归于宽容,一切归于平静。
 
  岁月静好,人应感恩。我们享受阳光、水流,时光、时空,环境、生态,这些给予都是无价的,是无价的馈赠。我们理解了,感悟了,珍惜了,敬畏了,人类会变得伟大,人会变得高尚。
 
  我坐的时间长了,想站起来往高处走走,去看更远的地方。路过几块田地,刚刚翻过,土质松软,平展展的,踩上去就是一个深深的大鞋印。有的地头上堆着农家肥。一位扛着农具从地里回家午休的农民和我擦肩而过。“您这是为开犁种地做准备吗?”“庄稼人不能闲着,就得赶季节。”他说着,呵呵一笑。
 
  人勤春来早。而我走到了高处,看到的是更广阔的田地,更巍峨的山峦。在阳光的照耀下,大地岚气蒸腾。春天来了,是掩不住的春意盎然。
 
  这是在疫情期间,宅在屋里的我们看不到的。
 
文章关键词: 窗外 春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