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絮私语

2020-04-22 08:49:47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孙继增
 
  我是一朵杨絮,4月是我绽放的季节。我的一生虽短暂,却有苦有乐。
 
  春风拂面,万物抿绿。艳阳下,我宛若鹅毛宛若雪,容不下一丝愁绪随风轻舞,包裹着万千情感撒满天际。大街小巷、绿地花丛、屋里屋外,纵使有点缝隙,不经意间我已然团团相拥铺地。惟有湿地、水洼是我留守的家园,不再动荡、不再追逐,慢慢化为一体。
 
  我没有花香,也不娇艳,却因高高挂在树梢,见惯了人们对我的仰视,傲然一生。我洁白如雪,曼妙轻盈,却因团团窝在角落,遭遇了人们对我的冷眼,悲情谢幕。
 
  还记得,那年月,我给孩童带去的欢乐。待我的姐妹在地面集结后,顽皮的孩子踩着我柔软的身体,嬉笑着,奔跑着,搅得我不得安宁,上下翻飞。更有顽劣的,嗖的点燃一根火柴扔到我身上,我来不及反抗就化作一团火焰,瞬间消失殆尽。惟有那孩童,蹦跳着奔向了我的姐妹,即便是她们已经害怕得缩成一团,也难逃化为灰烬的命运。
 
  还记得,那年月,我也有用“武”之地。好心的老奶奶,见我无处可去,便拿来布袋,将我收了进去,挤了又挤,塞了又塞。老奶奶拎着我一跛一跛地走着,渐渐地我听到了咕咕、咕咕的叫声,再又闻到了股股腥臭的味道。我终于被放下了,被老奶奶抖落着安放在土坑里,身体紧紧地与坑壁贴在一起。半晌过后,一只肥嗒嗒的母鸡站到了我身上,咕咕叫着转圈,挠了几下爪子后趴下不动了,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好在没过多久,这个胖家伙咯咯哒、咯咯哒地走开了,留下一枚白白的蛋在我怀里。
 
  忘不了,曾经,烟头引燃了我,殃及停车场里的轿车,闯下了大祸。在多风少雨的日子里,我尽情欢娱,肆无忌惮地游荡在任何角落。停车场里,一排排整齐停放的轿车,为我提供了暂时歇脚的场所。我的姐妹越聚越多,塞满了车底和车与车之间的空隙。这时,一个男人,一手夹烟一手拿着手机朝我走来,红彤彤的烟头让我格外恐惧。“千万别……千万别……”我祈祷着。男人狠狠地吸了一口后,潇洒地把烟头从指间弹出。就在那一刻,火焰已经在车底形成火龙,绵延着……不多时,有车辆开始冒烟起火。后来,在消防员的战斗中,听得到人们在痛骂惹出祸端的我。委屈的我已经没有力气为自己申辩。
 
  忘不了,我如漫天飞雪,却远没有雪带给人们的快乐。有些人对我过敏,他们即便是遮掩口鼻,依然是喷嚏不断、呼吸不畅。我轻如鸿毛,稍稍的空气流动,都会让我无孔不入,屋里屋外都有我的身影。被惹急了的人们想尽办法要把我扼杀:棍棒敲打,让我母子分离;水枪喷射,让我湿身坠落。更有甚者,提议要将我母子连根铲除,改植其他树种。面对无情的结局,我还想述说,其实我并非一无是处,据《本草纲目》记载,我具有清热解毒、益肝明目等功效。
 
  任凭他人诟病,苦乐自在心中。不足一月,伴着那场春雨,我苦乐的一生也就匆匆结束。但作为大自然的一部分,我希望留给人们的是美好的回忆。
文章关键词: 杨絮私语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