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了80天的秘密

2020-04-22 08:53:09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隐藏了80天的秘密
 
  河北法制报记者 安世乔
 
  家是最小国,国是最大家。一个小小的秘密,是一对军人夫妻对家与国满满的爱。
 
  4月20日,武警河北总队石家庄支队宣传科干事李广亚接到妻子赵颖打来的电话:“我们已经圆满完成支援湖北医疗任务,撤离了火神山医院。我刚刚和爸妈通了电话,把咱们的这个秘密捅破了。你这个80天没露面的女婿可以露面了。” 李广亚长舒一口气。妻子赴火神山医院的日子里,他牵挂着她,也小心地为她保守着秘密。这天,他终于可以拿起电话与岳父岳母通话了:“爸爸妈妈,原谅我一直没有问候你们。因为,我和小颖约好了对你们保密……”
    
  一
 
  和平年代,虽然没有硝烟,却依然会有战场。
 
  1月31日晚,赵颖给在保定居住的父母打电话问了安好,但没有提及第二天要去武汉的事。李广亚和赵颖刚结婚一年,34岁的他和32岁的她正在备孕。新冠肺炎疫情袭来,得知部队抽调医护人员支援湖北,作为驻冀某部队医院护士的赵颖没有和丈夫商量就报了名,直到后来确定要出发时才告诉他。
 
  不是有意隐瞒,而是相信对方懂得。
 
  同为军人的丈夫给予她的是理解和支持。“要孩子是个人的事,晚一点没啥。现在是国家最需要的时候,支援湖北是要紧事,等不得。有国才有家。”李广亚和妻子一道做自己父母的工作。“老人能理解。我父亲也是军人。国有召,召必至。老人明白这个道理。”李广亚说。 可对赵颖的父母,他们不知如何开口了。赵颖的母亲身体不好,知道后难免牵挂。对此,李广亚深有体会。李广亚2008年和战友们赴汶川参加抗震救灾,当时通讯中断,父母四十多天没有他的消息。老人的担心,可想而知。这次,他们决定,先不告诉赵颖的父母了。
    
  二
 
  2月11日,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二科,赵颖正在给患者输液。这是她第一次护理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这位患者是与赵颖母亲年龄相仿的一位阿姨。护目镜里蒙着一层雾气,外面又有一层防护面屏,赵颖在操作时觉得视物不是很清楚,加上戴着三层防护手套,感觉手指有点僵硬。给阿姨勒上止血带后,血管似显非显,摸上去一点感觉都没有,她心里不由得直打小鼓。但她凭借丰富的临床经验,顺利完成了进针。当看到回血时,她心里悬着的石头落了下来,这时才发觉后背已经出了一层细汗。
 
  重症病房的工作十分忙碌。赵颖每次提早一个小时到医院,认真完成防护服的穿戴程序。防护服不透气,进到病房,不到半小时,里面的衣服就湿透了。一名护士分管三到四位病人,他们都是重症患者,有的意识不清,有的行动不便。赵颖和同事们耐心细致地照料每一位病人,几床要换泵了,几床马上要抽动脉血了,几床一会要用注射器喂药了,几床需要喂营养液了……她们忙得像一个个不知疲倦的陀螺。“他们与家人隔离,有的甚至因疫情失去了家人。在这里,我们就是他们的亲人。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让病人尽快好起来。”赵颖说。
 
  视患者如亲人,自己的亲人却顾不上照顾。工作之余,赵颖虽然牵挂父母,但却最怕接到父母的电话。一天工作结束后,母亲来电话了。
 
  “小颖,最近工作忙吗?怎么没你的消息了?”
 
  “妈,我们最近加班多。给你们打电话少啦,抱歉啊!”
 
  “注意身体,别太累了。”
 
  “明白。你们少出门,注意身体!妈,不多说了,一会儿该换班了……”
 
  每次接电话赵颖都是这样匆匆搪塞,生怕说漏了嘴。而在石家庄的李广亚更是不敢给岳父岳母打电话,“怕和赵颖说的情况不一致,穿帮喽!”
 
  赵颖的哥哥一家和父母一起居住。临出发到武汉,赵颖嘱咐哥哥多替自己尽孝心。哥哥给妹妹打电话,总是避开父母,嘱咐妹妹做好防护,家里的事情放心。
    
  三
 
  “脉搏血氧下掉到百分之七十了,赶紧接高流量鼻导管!”有位患者大叔一直上着无创呼吸机,只要一摘面罩,脉搏血氧饱和度就下掉到百分之六七十。“每次给他喂饭时,都是提前把高流量鼻导管准备好,争取做好无缝对接。这样他的脉搏血氧能稳定到百分之九十左右。然后再用注射器喂他半流食,一边喂他,一边给他打气加油。”喂他吃饱后,赵颖迅速给他转换成无创面罩,让他配合呼吸机调整呼吸。当看到心电监护仪上显示的数值上来了,赵颖都会告诉他:“脉搏血氧上来了,加油啊,大叔!”大叔也伸出拳头回应。每当这时,赵颖就很开心。
 
  2月13日,火神山医院首批7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出院。从这天起,几乎每天都有治愈的确诊患者从这里走向新生。
 
  每看到一个患者治愈出院,赵颖就觉得一朵樱花开了。虽然重症病房是最危险的地方,但从到武汉那天起,她就做好了战斗到底的准备,“用我们的努力换来武汉的春天”。
 
  2月17日,赵颖再次接到母亲的电话,这次她问到了女婿。
 
  “广亚也挺好的?”
 
  “嗯,嗯。他们那边也挺忙,回家时间少。都挺好,放心吧。”
 
  几次打电话都没有女婿的动静,难道父母有疑问了?好在,这对小夫妻也离多聚少,父母也习惯了。两人刚谈恋爱时,认识没几天,李广亚就出差了,一去一个月。“等他回来的时候,印象没了,重新再认识一次。”赵颖说。两人结婚不久,赵颖由于工作又封闭培训三个月。“都是军人,所以相互懂得。父母也理解我们。假期里,我们两个会去保定看看老人,但时间不能太长。”赵颖说。
    
  四
 
  “姑娘,你们从哪里来?”
 
  “我们来自白求恩战斗过的地方。”
 
  “真想看看你们面罩后的模样。下一次来武汉,你们一定要看看樱花。”
 
  “一定。”
 
  这是一位重症患者转入普通病房前和赵颖的对话。冰雪正在融化,春天已经来了,武汉的樱花已经开了。
 
  和赵颖一起战斗的战友们,有一同上阵的夫妻,有还没有结婚的“90后”,有把孩子托付给公婆的年轻母亲……他们是驰援武汉的4000多名军队医护人员中的中坚力量。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火神山医院演绎着一个个暖心的感人故事:小患者为了感谢医护人员,把叔叔阿姨们亲切的形象画在墙面上;患者要出院了,医护人员把贴心的嘱咐写在纸条上;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顾下,患者悄悄收起了写给家人的遗书……
 
  来时,武汉街道冷清萧瑟;走时,江城街头已繁华美丽。“医患情深,军民一家。武汉,我们把一段亲情给了你。”这是赵颖和战友们的心声。
 
  离开火神山医院后,赵颖给妈妈打了电话:“过一段时间,我和广亚去看您和爸爸。”“你不说,我们也知道前一段时间你去哪啦!”妈妈的回答让赵颖泪湿了双目。
文章关键词: 隐藏 秘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