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路的终结

2021-09-08 18:24:57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21年前,南皮县潞灌镇发生了一起凶杀案,犯罪嫌疑人为逃避法律制裁,亡命天涯;21年间,南皮警方始终没有放弃对杀人疑凶的追捕,在民警的不懈努力下,犯罪嫌疑人终于落入法网——
 
 
李永志 作
 
  通讯员 戴振福
 
  河北法制报记者 陈兆扬
 
  ■ 午时案发
 
  时光追溯到2000年。
 
  当年7月13日中午,正值酷夏时节,骄阳似火。家住南皮县潞灌镇的孙某妻子王兰睡罢午觉,打算下午去地里采摘西红柿。看到丈夫还在“呼呼”地睡着,就打消了立刻下地的念头。她来到屋后,与已在此纳凉的邻居唠嗑说话。但刚坐了有五六分钟,就听到家里传来惨叫声,王兰感觉事情不妙,立刻起身向家中跑去。
 
  一进家门,王兰就看见本村的曹立新正站在屋里的地上,一手拿着木工凿,一手拿着菜刀,刀上的血还在流着。再看炕上,刚才还在午睡的丈夫,此刻脸上、嘴里都是血。王兰见状,立刻扑向曹立新,却被曹立新一把推倒在地。王兰迅速爬起来转身向屋外跑去,边跑边喊:杀人了!救命啊!
 
  很快,南皮县公安局接到了报案。该局领导立即带领民警赶赴现场,投入到紧张的现场勘查工作中。被害者孙某因头、胸等要害部位中了数刀,已经死亡。此时,行凶者曹立新已不见了踪影。
 
  经缜密侦查,民警获知事情原委。原来,犯罪嫌疑人曹立新与死者孙某是“发小”,又是邻居,两家关系本来不错。曹立新会木匠手艺,长期在外打工。孙某在家种地,时常帮衬着曹立新家。谁知一来二去,孙某与曹立新的妻子竟勾搭成奸。几天前,曹立新从外地打工回来,得知孙某与妻子的事后,气愤异常。一气之下,他手持凶器来到孙某家中,将孙某杀害。
 
  ■ 寻踪觅迹
 
  光天化日之下,孙某被杀死在家中,很快在当地引起轰动。南皮警方对此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案组全力展开侦破工作。但半个多月的紧张工作过后,办案民警却没有发现犯罪嫌疑人曹立新的任何踪影。
 
  民警询问犯罪嫌疑人的妻子,回答是:曹立新说是去地里摘西红柿,但中午出去后就再没有回来。在当地,许多人家都种植西红柿,西红柿是当地村民的经济来源。
 
  民警询问曹立新的邻居,得到的回答也多是:没有看到。只有一名邻居说他当天看到过曹立新,而且是在孙某的家门口,曹立新在那站了片刻就不见了。
 
  潞灌镇位于南皮县的东南部,与盐山县交界。曹立新的社会关系多在盐山县。经对居住在盐山县境内曹立新亲属的调查,均没有获得曹立新的信息。
 
  民警得知,案发前,曹立新在天津某地打工,他会不会又返回了天津?民警立即赶到曹立新的打工地点——天津市南开区某旧货市场,但得到的是同样的答案。随后,民警又赶到曹立新之前曾经的打工地,结果仍一无所获。
 
  在随后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办案民警马不停蹄、南征北战,先后赴多地查找线索,行程近万里,走访群众300余人,但曹立新的踪迹依然是谜。鉴于此,民警将曹立新上网追逃。
 
  ■ 逃犯落网
 
  时光飞逝,转眼已21年过去。21年间,南皮警方始终没有放弃任何一个获取犯罪嫌疑人信息的机会。特别是在“命案必破”“飓风行动”“网上清零”等抓捕逃犯的专项行动中,更是把该案列为重中之重。
 
  今年,新任南皮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宿朝波上任后,在“燕赵—砺剑铸盾2021”专项行动中,再次将该案作为重中之重。办案民警在整理该案案卷材料时,发现了老户籍册子中有一张犯罪嫌疑人的照片,民警于是以此为“依据”,借助新的侦破手段,展开工作,终于获取了一条与犯罪嫌疑人曹立新相关的重要信息——曹立新曾在霸州市某地采集过指纹。
 
  兵贵神速。8月 20日晚,南皮县公安局案审中队中队长蔡荣光率领白松、崔建春等3名民警立即赶赴霸州市某镇,展开秘密侦查。
 
  霸州市某镇虽只是个镇,但人口却达20万之多。该地企业林立,且打工人员众多,要在如此庞大的打工群体中找到很可能隐姓埋名的一人,绝非易事。
 
  经过大量细致的摸排工作,民警根据指纹采集的时间和工人所穿服装的颜色,认真筛选,终于找到一名曾在一玻璃厂工作的兰姓司机。兰姓司机提供信息:曹立新和一位姓何的人关系不错,今年3月份好像在街上看到过他。
 
  根据兰姓司机提供的信息,民警又几经周折,找到了在另一玻璃厂打工的何某。在何某的手机通讯录里,民警发现了有一个叫“老曹”的名字,并获取了“老曹”的行踪。民警立即来到热闹非凡的江南名灶饭店。
 
  在饭店后厨,蔡荣光和白松看了看一名择菜者,又仔细看了看照片,异口同声地说:就是他!
 
  随即,一副铮亮的手铐戴在了犯罪嫌疑人曹立新的手腕上……
 
  ■ 逃亡之路
 
  在审讯室内,曹立新如实交代了他的作案经过,并交代了他21年间的逃亡历程——
 
  当年,曹立新将孙某残忍杀害后,先是狼狈地逃到山东某地,但一直找不到合适工作。随之,他又先后去了内蒙古、天津等地,最后才在霸州一带稳定下来。他先是在玻璃器皿厂打工,后来到一家饭店。这期间,他每时每刻都处在惊恐中,总担心被公安机关抓获,一些正规企业他不敢去应聘,因为需要身份证件。有一次,他骑电动自行车去上班,不慎摔倒将肋骨摔成骨折,需住院治疗时,因不敢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只好央求朋友为他办理了住院手续。
 
  多年来,曹立新一直和许多外地打工者蜗居在一间偏僻的、只有几十平方米的平房里。他隐姓埋名,既不敢回家又不敢与家中联系,连父母离世都不知道,孩子后来跟了谁也不清楚,完全成了与家乡、与亲人隔绝的人。
 
  但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只要犯了罪,即使逃到天涯海角,即使再隐姓埋名、再与世隔绝、再辗转多地,最后也难逃落入法网的结局。
 
  (文中除民警外均为化名)
文章关键词: 逃亡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