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犬“凯莎”眼中的春运

2021-02-23 14:59:33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凯莎,作为一只纯种德国牧羊犬,别看我今年只有1岁,可在我们汪星人的世界里我已经成年了,我出生在公安部昆明警犬基地,去年十一月跟随主人来到北京铁路公安局神华公安处警犬基地,正式开始了我的从警生涯,经历了犬生中第一个春运。


 
        我的“铲屎官”朱伟,他是北京铁路公安局神华公安处警犬基地的一名民警,熟悉的人都喊他“老朱”。我和老朱去年在公安部昆明警犬基地相识,我的名字就是他给我起的。我和老朱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当我从四季如春的昆明跨越两千多公里来到了北方,因为陌生环境以及水土不服的影响,导致我整天食欲不振,精神萎靡。为了帮助我克服不适,老朱将每天两顿饭改为四顿,并且每次都用热水将食物泡软,温度适中才亲自喂我吃,吃完后还亲自陪我去外面“溜达”,每晚还经常过来看我睡的好不好,他还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都知道,怕他担心,才装睡的。经过老朱的悉心照料,让我渐渐地适应了神华处警犬基地的生活,并且爱上了这个温暖的大家庭。

        紧随而来的便是他们口中说讲的春运,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只记得一天夜里,当我吃饱喝足正准备进入梦乡,就听到了老朱的脚步声逐渐向我靠近,我心里正纳闷呢,他怎么这时候来找我,接着他就为我穿好马甲把我带上了警车,我心里害怕极了,不知道要被带去哪。在车上我始终保持高度警惕,这才听清楚他们说春运已经开始了,这段时间的安保任务量是平时的几倍大,标准也更加严格,现在我们要去一个叫磁河大桥的地方,那是我们辖区的一座重点特大桥,因为去年修建了观光大道,来往的车辆、人员很多,为了保证春节期间铁路运输安全,我们过去就是要死死盯住,不给“坏人”任何可乘之机。唉,犬生不易啊,看来这段时间我又要加班加点的工作了。不过我心里是既紧张又兴奋,还有点小期待。


 
        到达目的地,我跟着老朱他们跳下警车,三九天的寒风从我耳边呼啸而过,冻得我直打了个喷嚏,老朱拍拍我的脑袋,我知道他是在给我鼓劲儿呢。俗话说养犬千日,用犬一时,我绝不会给我的“铲屎官”丢脸。于是我听从老朱的口令,跟在老朱身旁,耳朵直竖,挺直了腰板,发现有动静的时候立刻向老朱“报告”,但巡视了好久都没有发现任何情况,我想“坏人”应该知道有我在,不敢来了吧,可把我着急坏了,我还想表现一番呢。直到老朱确保今天晚上平安无事了,我们才一起驾车离开磁河大桥。

        基地里的每天清晨,当我还睡眼惺忪的时候,老朱就来帮我打扫房间了,他打扫的房间必须达到我的卫生标准,我才会跟他“玩”。记得有一天,我左等右等他都没来,哼,人家也有小脾气呢,等到他要和我玩的时候我都不愿意搭理他,他说什么我也不听,直到他拿着火腿肠向我赔礼道歉,我才看在火腿肠的面子上勉为其难地原谅了他,陪他一起“玩”。


 
        你们可能不知道,在训练场上的老朱和平常根本不一样,完全是“两副面孔”。我记得刚开始的时候,因为我生性活泼好动,当他对我说了“坐”,我还是想看看这、望望那,老朱去哪我就站起来跟着他去哪,这时他就朝我低吼,我知道我惹他生气了。慢慢地我发现只要我像个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呆着,过一会老朱就会奖励我火腿肠,我也慢慢理解了他发出的口令。老朱凭借他异于常人的耐心和细心教导我,终于磨平了我的“棱角”,让我变成了安静听话的“女孩纸”。

 
        别看我只是条犬,训练场上,我也要像部队一样跑障碍。第一次跳障碍的时候,其实我的内心是拒绝的。记得那天是个阴天,冷风呼呼直吹,我第一次跑独木桥就从桥上摔了下来,那桥足有1米2高,疼死我了。看我的小心灵受伤,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老朱也挺心疼的,然后他耐心鼓励我,两手扶着我给我足够的安全感,这样过了两三次我就再也不害怕了,接着他又带我体验了墙洞、断桥和三级跳台,别说还真挺刺激的。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说的就是我了吧,除了服从口令听指挥,我还喜欢和老朱一起赛跑,跑赢他让我有满满的成就感。“哼,想赢我?没门!你的两条腿难道能跑过我的四条腿吗?”每次赛跑,都是以我的胜利告终,然后我就能玩球啦。不过有时候,他也会耍赖,不给我球,一直带着我锻炼体能,跑来跑去也没有球玩儿,可把我给急坏啦。
 
 
        他们口中所说的春运我不知道是什么,我只知道,老朱经常一个人偷偷的哭,他还以为我不知道呢,按照老朱的说法,努力训练,守护能源大动脉的安全,才能对得起身上穿的警服。(纪凯)
 
文章关键词: 警犬 凯莎 春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