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咕噜”

2021-02-23 14:08:12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王 娜
 
       我10岁那年,父亲抱着一个神秘的箱子满心欢喜地放到我面前,我好奇地猜测着这里面究竟会是什么东西,是布娃娃,是木头鸭子,是一串糖葫芦儿,还是几本故事书。我猜了又猜,父亲笑着一个劲儿摇头,我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打开了箱子,只见一只圆滚滚、毛茸茸的小东西出现在我面前。啊!是只小狗,它满身的绒毛遮住了一身的肉,就像个圆球一般,我给它取名叫作“咕噜”。
 
       咕噜一个月大,耳朵耷拉着,嘴巴黑黑的,走起路来左摇右摆,就这样,咕噜闯进了我的童年!咕噜淘气好动,渐渐地,它的牙齿开始变得锋利,把家里的箱子,布条儿都咬碎了,母亲用笤帚打它,咕噜便像个孩子一样跟在母亲身后呜咽,母亲一看见它这般模样,无奈只能扔下手中的笤帚,咕噜顺势叼着笤帚头也不回跑出院子,把笤帚藏起来,不让母亲找到。
 
       童年时期,我家的小院种满了蔬菜,还有几颗果树,可谓是满园碧玉情趣盎然。一入盛夏,满树的知了很是热闹,争先恐后地高歌,这一曲接一曲,把人们的睡意撩到了极致,大人们午后一定会回屋休息,午后就是我们小孩最惬意的时光了。我们拉帮结派相约到小院,端了蚂蚁窝,捕捉了偷吃粮食的小鸟,还爬到树上粘知了,玩得不亦乐乎。这时候,咕噜就是给我们站岗的“哨兵”,它坚守阵地,不允许外来孩子入侵我们的“战地”,也时刻警惕着大人们,如果大人们一觉醒来,咕噜就会吠叫,让我们避免一顿训骂!
 
       上初中那年,我们开始接触网络,我在网上查到了咕噜原来是阿拉斯加雪橇犬。此时已经四岁的咕噜四肢强壮有力,肌肉发达,一条粗大的尾巴向上卷起,很是威武!
 
       父母的工作越来越忙了,很多个晚上,他们都是让我自己在家睡觉,咕噜就躺在屋门外的垫子上。我生了一个火炉取暖,一天半夜,我恍惚听到一阵狗吠声,努力爬起来,准备穿衣服,但是胳膊怎么也不听使唤,头脑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我强撑着身体往外走,不知道身体是沉重还是轻飘飘的,扑通一声,我摔了下去,整个身子砸在了床边的瓷盆上,此时身体却没有疼痛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再次听到咕噜的狂叫。也许是求生的欲望,我开始往外爬,艰难地拖着不受控制的身体,终于爬到了门口,推开了门,任由寒冬凛冽的风吹着……
 
       那个夜晚我一氧化碳中毒了,也许是屋外空气流通,得以有了充足的氧气,也许是咕噜的狂叫声唤醒了我,我渐渐有了意识,拨通了父母的电话。
 
       第二天看着摔得胳膊和腿上的淤青,我庆幸逃过了一劫,冥冥之中,也是咕噜帮我渡过了这次劫难。
 
       就这样过了八年,咕噜也开始慢慢老去,它的皮毛有点松弛了,胡须耷拉着,以前狼吞虎咽吃食的样子已经全然没有了。母亲说它的年龄相当于人类的高龄了。
 
       母亲说,有灵性的狗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都会在家里转上一圈,然后默默地离开。我不相信,也不敢想象。咕噜已经好几天没有出过窝了,每天就是睡觉。一天清晨,咕噜不见了!我把家里所有的地方都找遍了,都没有咕噜的身影,附近的树林都找了一个遍,依旧没有。
 
       从来没有离开过家的咕噜为什么会离开自己生活已久的家,它是自己躲起来了吗?它静静地等待着生命的逝去,是不想要自己最爱的主人看到自己死亡而伤心吗?
 
       我和母亲在离家最近的一棵树下挖了一个坑,把咕噜吃食的碗和水盆埋进了土里!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养过一只狗,也许这辈子也不会再养狗了吧!
 
       (作者单位:石家庄市栾城区公安局)
文章关键词: 我和“咕噜”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