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爱的行程

2021-04-06 22:34:22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陈兆扬
 
       那是 2003年春节即将来临的时候,我们编辑部的全体人员决意去定州市的一个村庄看望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名叫小荣(化名),那一年刚好9周岁。
 
       这次行程的起因源于部里的同事李瑞堂去定州市法院采访,正碰上院领导安排法官去辖区看望一个贫困家庭(后得知是小荣的家)。李瑞堂很感兴趣,就随同法院人员一起前往采访。回到部里后,李瑞堂赶写出了一篇反映小荣家遭遇不幸与困境的稿件。
 
       小荣一家的窘况让时任部主任宋法绪难以释怀。见报当天,他就向部里人员宣布了一件事:明天要带领大家一起去看望小荣。
 
       晚上,法绪主任派我去报社附近的一家超市,为小荣挑选了一个崭新的书包,并买了铅笔盒、铅笔等学习用品。
 
       第二天一早,我们便乘车前往定州市。在此之前,我们与定州市法院领导取得了联系,院领导提议让我们先到法院会合,然后由法院派人带我们一同前往。到达定州市法院后,我们未作片刻停留,一路直奔位于定州、曲阳和唐县三县交界处的那个小村庄。
 
       路上,法官向我们介绍说,小荣本来有一个还算完整的家。说完整是她有爷爷、爸爸、妈妈和弟弟。然而,就在2000年,她的妈妈突然因病离开了她。妈妈的离去说来与她的爸爸有关联,她的爸爸是一个五毒俱全的人,不仅糟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偷偷把自己亲生儿子卖掉了。
 
       就在妈妈去世后不久,小荣的爸爸又偷偷把她卖掉。失去孙子又失去孙女的爷爷疯了一样,拼了命地要儿子把孩子找回来。儿子虽然答应了,可就是不给找回来。70多岁的爷爷没辙了,就自己到处去找。终于有一天,他在附近村发现了去小卖部买东西的孙女,把孩子领回了家。
 
       可是,小荣回家不久,赌光了钱的父亲又一次把她卖到更远的曲阳县。看到无恶不作的儿子,想着失去的孙子和孙女,小荣的爷爷再也忍无可忍,一狠心将儿子告发。不久后,小荣的爸爸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小荣也在定州警方的努力下被成功解救。
 
       在定州市法院法官的陪同下,我们一路颠簸着来到了村里。知道我们要来,乡里和村里的几位干部都赶过来,迎候在村口。
 
       当时的天空正飘落着小雪,气温十分寒冷。我们踩着飘落的雪花,沿着一条窄深的小巷来到小荣家。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极其破败的院落。门前的一棵枯树下,闪着两扇即将朽掉的木门,门的上方是歪斜着的门楼,上面全是枯草。门楼两侧是高低不平一人多高的墙头,多年的风雨已将墙头底部的泥土几乎掏空,墙头多处透着能钻进狗身大的洞。
 
       走进院里,横七竖八地摆放着些柴草和杂物。再看房子,它起码比小荣的爷爷还要老。只见房檐的木椽子已经朽烂,屋檐全部向下垂着。窗户和屋门则被破烂的塑料布封着。进入屋里,就像跳进坑里,若不是有开着门进来的光亮,绝对是一片漆黑。里屋光线更暗,蒙蒙的可以看清对方的脸。屋里更没有像样的摆设,一盘土炕下,放着两个黑色的柜子。此刻,小荣正趴在脏乱的炕上写着寒假作业。
 
       同事将新书包和新买的文具盒交给小荣。见到新书包的那一刻,小荣是那样地高兴,从里到外一个劲地翻腾着看,直到我们离开的那一刻,她的手里也没放下那个新书包。
 
       屋里绝对没有可以坐的地方,我们都挤站在黑黑的屋里。寒暄片刻后,我们重又来到院里。临走时,法绪主任让我将部里准备的600元钱递到小荣爷爷的手里。接过钱的那一刻,就见老人家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他一边擦拭着眼睛,一边连声说:感谢共产党,感谢政府!
 
       我们的这次行动让法院和乡村的领导很受感动,就在出发前,法院再次专门安排买了油和米面。他们都表示,今后一定要更加关心照顾好这一老一少。
 
       如今,已是近20年光景过去,昔日的小荣也应该长成了一个大姑娘,或许早已嫁为人妇,生子做母。
 
       由于工作变动等多种原因,我们之后没能再去看望小荣,但多年来,小荣当年的不幸遭遇及家中的困境一直时时浮现在我们眼前,让我们久久不能忘怀。直到今天,我们都在心底期盼着:小荣,你要生活得好好的,你要得到和他人一样的快乐和幸福!
文章关键词: 一次爱的行程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