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住时光

2021-10-15 15:21:33 来源: 收藏本文
       尹美玉
 
       小区门口有一摆摊卖菜的大姐,因她头上每天都别着鲜花,所以人们习惯称她为“鲜花儿大姐”。大姐总是背着好多包,大的小的、背的挎的、五颜六色的,齐齐整整地挂在身上,似乎在叫嚣着“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阔绰。
 
       曾有人说过,女人之所以爱包,是源自远古时期,女人采撷收纳的本能。这样说来,大姐并不是在炫耀,而是出于本能。
 
       就像香菜有香菜的味道,茴香有茴香的味道,每个包自然也有属于自己的作用。那个大空间的双肩包,装下房本该绰绰有余。那个手掌大的挎包,总龇牙咧嘴,露出那一堆彰显大姐身份的钢镚儿。那个鼓鼓囊囊的豆腐块儿包里,一眼望去便知里面揣着手机。而那个挂着绿色猴子装饰的腰包,该是大姐的最爱吧——褪了色的鲜艳控诉着经年累月的风吹日晒,猴子白净脸上的包浆讲述着被反复婆娑的垂爱。平日里,大姐会时不时地端坐在菜的中央,那神情仿佛置身闺房,旁若无人地上着妆。而猴子包里装着的,就是大姐脸上早上还是红色的眼影、到了晚上就变成彩虹的奥秘。
 
       原来,大姐偏爱的不是那只猴子的可爱,也不是包的贵重。她在意的是哪一条皱纹没被遮掩,会不会出卖了真实年纪;在乎的是夕阳西下周围的黑暗是否吞噬了面容的光彩;顾及的是纵然明天注定会来,今天的我依旧要留住最年轻的样子。
 
       冬天的白菜,夏天的黄瓜,秋天的玉米,轮番登场,四季轮回就这样被大姐关进了包里,如同她努力将脸上的褶皱藏进粉白的粉底里,将眼角的细纹躲在缤纷的眼影里。
 
       过往的人们,眼瞅着大姐每天粉饰一新的妆,也眼见着摊上的菜从青翠到尽失水分的悲壮。虽然猴子包里裹着大姐抵御岁月的武器,可每一个上妆的间隙,都给了光阴溜走的机会。开阖间,光阴倾洒一地,菜摊周围满是时间走过的痕迹。
 
       但大姐依然坚持着,苦心贩卖蔬菜的同时,也一并捕捉着稍纵即逝的时光,乐此不疲。
 
       (作者单位:孟村回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文章关键词:
相关新闻
分享到: